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正德外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赵之静与那个名叫赵虎的校尉,当天就被逮捕,送交刑部——南京刑部。尚书向秀与乔宇同官的感情甚好,无话不谈。乔宇特地去拜访,屏人密谈,将前后结果,和盘托出;唯一未说破的,是冯泽这个人。

    “想不到,你这么方正的人,也会干出这种栽赃的把戏!”向秀笑道“可说是一大奇闻。”

    “对付小人,有时不能不出以小人的手段,事非得已!知我者谅我。”

    “当然,当然!”向秀问道:“这赵虎是无辜之人,但亦不能说毫无责任。”

    “是!有失典守军器之职,不知该当何罪?”

    “这要看情节,轻则杖责,重则开革。既然其中有此委曲,自然从轻发落。”

    “不,不!”乔宇乱摇着手说“请从重,请从重。”

    向秀倒愣住了。从来求情,总是求轻,何以反其道而行之?不过听乔宇解释清楚,也就无足为奇。赵虎如果杖责,仍然回江彬部下当校尉,那一来,性命必定不保;索性开革,反倒脱出虎口。至于赵虎的将来,乔宇自不难替他另作安排。

    谈罢此赵又谈彼一赵。乔宇细说了赵之静在江彬那里的地位,以及所能发生的作用,向秀大骇,但亦不无疑问。

    “不想皇上的肘腋之间,竟有此极大的隐患。怎么得了?如老兄所说的情形,我竟丝毫不知。”

    “千真万确,绝无可疑。”乔宇歉然答说:“至于我的消息从何而来,实在不便透露。叨在知交,必蒙见谅。”

    向秀是很通达的人,自然谅解。“这且不去说他了。”他忧心忡忡地说“只谈赵之静。照此情形,似乎不宜穷根问底去追究;否则,江彬、张忠之流;惴惴自危,反而激出巨变,是个不了之局。”

    “是!老兄的深谋远虑,真是老成之见。不过,责在刑部,我亦不便越权妄议。”

    “这都无所谓,像这种情形,照例说宰相召集阁议,共商妥处置之道;原不是刑部所能单独担得起责任来的,所以,尊见何不妨明示。”

    “是!”乔宇想了一下问:“像赵之静这种行为,是不是犯罪?”

    “当然,罪在不赦。”

    “是犯定了?”

    “犯定了!”

    “既然犯定了,就让他死,什么罪名都可以。老兄以为如何?”

    向秀心想,这一来可以不致牵连太多,而对江彬却是一种严重警告,说不定就此收拾异心,岂非潜消了一场无大不大的隐患?

    因此,他欣然答说:“就这么办!不过,持法务平务实,赵之静本无此罪,而以此罪处死,看起来像是有点冤屈。”

    “要说冤屈,也是情屈命不屈。”

    “这话也是一说。”向秀考虑了一会“说起来还算是便宜他:谋反大逆,是该诛的罪名,至少也要抄家。仅仅赵之静一个人送命,还算是轻的。”

    主意既定,向秀亲自将赵之静提执审问;这是不常有的事,所以刑官上下,颇为注意。

    话虽如此,能够看到向秀亲审赵之静的,却只是极少数的几个人,因为审问是在尚书的“签押房”属于禁地。也因为如此,赵之静被提出来时,一看地方,心内便觉宽慰;如果自己是以谋反大逆的罪受审,就不会在这常人所不到的禁地。

    “你叫什么名字?”向秀问。

    “赵之静。”

    接下来便是照例的问年龄、籍贯、家住何处等等。赵之静一一作答完毕,向秀才问:“你是怎么认识江将军的?”

    “江将军慕名来访,我感于他的诚意,所以愿意追随。”

    “江将军保你作什么官?”

    “他要保我,我不愿。”

    “这样说,你现在并无官职?”

    “是!”赵之静答说“与江将军只是朋友而已!”

    “朋友是私人关系,你在江将军那里参预公事,总有一种身分吧?”

    “只是门客,幕友的身分。”

    “嗯,嗯!”向秀问“你参预些什么公事?”

    “江将军如在军务方面遇到困难,常常找我谈。”赵之静很得意地说“我自幼饱读兵书。”

    “这样,江将军下校场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跟着去呢?”

    “有时候一起去。”

    “皇上常常在内教场看操。”向秀问“有皇上在的时候,你也跟着江将军一起在场吗?”

    “是的。”

    向秀突然换了个问法“皇上召见过你没有?”

    “没有。”赵之静为了自高身价,又补充着说:“江将军倒跟我提过,我说不必。”

    “嗯,嗯!”向秀又问:“你的‘门籍’是几号?”

    这一问,把赵之静愣住了,原来百官进宫,都凭一块刻着姓名的牙牌,照规矩须挂在衣襟,即名之为“门籍”而赵之静无官无职,自然没有这门籍。

    “江将军要替我领门籍,我不要。”赵之静这样很勉强地回答。

    “我不管江将军如何?只问你进宫有无门籍?你清清楚楚说一句。”

    “没有。”赵之静硬着头皮回答。

    “好!”向秀说道:“你画供吧!”

    书办将赵之静的供词整理完毕,交了下去,赵之静执笔踌躇了。

    因为赵之静虽没有读过“大明律”但亦可想而知;衣襟上没有这块牙牌,擅入宫门,必定有罪。不过,事到如今,不能抵赖;再一想,像这样的罪,在江彬看,是其小无比的微罪,自有办法挽回。

    这样一想,泰然提笔,在供词末尾,用他家老祖宗赵孟頫传下来的一笔漂亮字,写上自己的姓名。

    “好了!退堂。可以结案了!”

    前后不过半顿饭的工夫,问不到几句话,就能结案;岂不形同儿戏?因此,不独旁人不解,连赵之静都大感意外。

    还有令他大感意外的事,狱官奉令,竟将赵之静打入死牢了!

    当天,向秀就奏报结案,判的是绞罪。

    原来擅入宫门的罪名,大有轻重;仅仅没有门籍,擅入皇城,只越过东华门、西华门,不过杖责六十,改缴罚锾,不过二三两银子的事。但如“擅入御膳房或者御在所”就是死罪。擅入御膳房,可能有食物中下毒的阴谋;而大驾所至的“御在所”则更为警跸之地,擅自混入,试问其意何居?所以要定死罪。大致这种阴谋,都是发生在宫庭之中,事关机密,如果宣扬出去,骇人听闻,所以虽定死罪,判绞而不判斩;因为斩决要绑赴法场,而绞决是在监狱中行刑。

    向秀定赵之静为死罪,就是引用这一条“大明律”律中规定,擅入御在所“未过门限减一等”;绞罪减一等是充军,可以不死。但看操的教场,并无门限,所以减等也就谈不上了。

    当然,就是死罪,也有两种,一种是“绞立决”一种是“绞监候”倘或判了“绞监候”要等秋后处决,如今才二月里,半年多的工夫,江彬一定会设法救他出来。因此,向秀将赵之静定为“绞立决”只等圣旨批准,随即执行。

    这要有理由,向秀的奏折上说:赵之静类此擅入御在所情形,不止一次。而且供词中牵扯太多,如果仔细查问,深恐影响人心,诸多不便,所以请求将赵之静速即处决,以免多所牵连。

    奏折拟好,向秀将乔宇请了来,细说其事。乔宇大为佩服,赞他处置得干净利落,无懈可击。

    “你先别恭维我,事情亦还未可乐观。”向秀提醒他说:“你倒想想,奏章是归谁看的?”

    原来江彬像弄权的司礼监一样,替皇帝代看奏章,传达谕旨,已非一日。本来臣工所上的奏疏,照例先呈内阁签注处理办法,名为“票拟”然后送达御前,由司礼监处理,例得的题本,不妨代批;稍微重要的事项,就得回奏,请示皇帝的意思,名为“取旨”取了旨才由秉笔司礼太监批示发下。但当今皇帝,不亲章奏已久,从前是刘瑾代他裁决大事;如今是江彬替他代看奏章及内阁的“票拟”

    这一来,向秀要定赵之静的罪,可想而知的,江彬一定会把他这道复奏压下来,甚至动个手脚,死罪判轻,或者免罪。岂不是枉费辛苦,全盘落空?

    因此,乔宇的办法是,遇到稍微有关系的事,都面奏取旨;哪怕已经有了书面旨意,还要向皇帝当面求证,为的是防备江彬假传圣旨。如今定赵之静罪名这件事,当然亦可用此办法。

    为难的是,向秀不比乔宇长于口才,机警亦嫌不足;同时,他本性虽然与乔宇同样地清正刚直,但见了皇帝的面,却不能像乔宇那样毫无怯意。而刑名事件,非兵部所管;乔宇却又不能为他代奏。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如果面奏,皇上一定会召江彬来问,那时候必起争执。我有自知之明!”向秀说道“不能像你那样侃侃而谈,如之奈何?”

    乔宇想了一会说道:“照我的想法,最好不要露出大家联合起来对付江彬的痕迹。不过,如今也说不得了,只好约齐张永,一起向皇上面奏力争。”

    “好!”向秀觉得有乔宇与张永跟自己在一起,胆便壮了“我要力争。”

    于是,当天使约了张永密谈,商量好了应该要说的话,以及皇帝如果不允时,处置的办法,然后约定,由张永去找最好的进见机会;向秀与乔宇应该一接通知,尽快赶到行宫。

    通知是第三天一早来的,这天江彬出城巡视水师,张忠亦到教场看操,是向皇帝有所陈奏的好机会。

    赶到宫门,张永已亲自在那里等候。先在朝房休息,他有几句话关照“乔大人,”他说“当年令师与我扳倒刘瑾这件大事,你谅必深悉?”

    “是!”乔宇答说“听家师说过不止一次。”

    “向大人呢?”

    杨一清与刘瑾定计诛刘瑾一事,向秀何能不知?点点头答说:“此是张公与杨老前辈的不朽盛业,尽人皆知。”

    “过奖、过奖!”张永拱拱手说:“不过,此事能够成功,完全得力于杨老先生的一句话。”

    “喔,是什么话?”向秀问说。

    “杨老先生见了皇上,此事不谈则已,一谈一定要有个结果。否则——”张永笑笑,不好意思地。

    “否则如何?”

    “否则,就在皇帝面前撒赖。”

    “啊,啊!”向秀说:“我明白了!张公公的意思是,此刻见了皇上,关于赵之静这件案子,非得要皇上允准不可。”

    “对了!”

    “那,”乔宇笑道:“我们可不便跟皇上撒赖。”

    “不撒赖,只坚持就是。”张永低声说道:“皇上其实胸中很有丘壑,很看重两位,尽不妨坚持。”

    于是,张永前导,直到行宫御书房,面奏南京刑部尚书向秀、兵部尚书乔宇求见,立刻就被带进去了。

    行过大礼,向秀将奏折取了出来,一面双手呈上,一面说道:“赵之静一案,已经审结,面请御裁!”

    皇帝不接章奏,向张永看了一眼,意思是要张永念给他听。

    奏章不长,文字也浅显明白,皇帝听完,颇有讶然之色。

    “赵之静很不安分,莫非他的罪名,就这么一点点?”

    “当然不止——”

    “为什么不问?”

    不待向秀辞毕便抢着责问,等于给向秀打了一闷棍,一时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了。

    这当然是该乔宇接上去的时候“回奏皇上,”他说“大驾在外,一切以求安定为主,所以不宜多问。”

    “为什么?”

    “问起来必兴大狱。”

    “必兴大狱?”皇帝神色严重了“你这话什么意思?”

    “牵连太广而事无佐证。”乔宇答说“隐患本可消弥于无形;一激,也许激出许多变故。所以,以不多追究为宜。”

    “这,”皇帝摇摇头“我就不大明白了。”

    “启奏万岁,乔宇、向秀所奏,实出于忠君爱国赤忱。有他们两个在,皇上尽可高枕无忧。”

    “我也知道他们不错。不过,这件事我要问一问江彬。”

    “问不得!”乔宇抗声相辩。

    一牵涉到江彬,事情当然就变得复杂。其实,此案本来就跟江彬有密切关系,不过,名字未经道破,还可以装糊涂;一说破了皇帝觉得必须问一问。因而表示,要等江彬回城以后,再作道理。

    “江彬要避嫌疑。”乔宇抗声说道“皇上如果一定要召问江彬,就与臣等的原意不符了。”

    “你们的原意是什么?”

    “务要安静,保护圣躬。”

    “不安静,就不能保护了?”

    皇帝这话问得毫无道理,却毫不犹豫地答说:“不安静而能保护圣躬,安静反会使乘舆不安,臣未之闻也。”

    皇帝不答,站起身来走了几步,突然住足问张永:“江彬什么时候回城?”

    “至少也要到明天。”

    “那就明天再作裁决。”

    “皇上!”这一次是向秀开了口“莫非皇上以为臣谳狱不公?”

    “我得多问一问。并非说你不公。”

    “如以为臣不公,臣愿领罪;若不以为臣非不公,请皇上即准臣奏。”向秀又说“皇上应有待大臣之礼。”

    这一下,将皇帝说得一愣“你倒讲个道理我听!”他说“我如何不礼待大臣?”

    “大臣不获信任,大臣的苦心,亦未蒙皇上鉴察,臣实伤心之至!”

    从来大臣对皇帝面奏,很少有这种近乎怨诉的态度;可是皇帝居然听了进去,恻恻然地大有不忍之意。

    “向秀!”

    “臣在。”

    “你说,是不是我准了你的奏,你就不伤心了?”

    “臣之所谓‘伤心’。乃是忠臣的苦心,未蒙皇上明察,并非专为准臣之奏。如果臣所奏不当,皇上一一训示,则知圣学日进,圣治日隆,臣欣喜感激之不暇,何得伤心?”

    “咦,怪了!”皇帝笑道:“向秀,你平时说话,不是这样子能够长篇大论,侃侃而谈的。”

    “启奏皇上,”乔宇大声说道“骨鲠之医,不计一己利害,心所谓危,不吐不快,自然就会侃侃而论。”

    皇帝不响,又绕了一个圈子,向张永说道:“取笔来!”

    “是!”张永赶紧去取了一枝朱笔来,双手奉上。

    皇帝接过朱笔,慢条斯理地写了个“不”字;向秀与乔宇遥遥望见笔势,大为着急,只希望下面不是个“准”字。

    谁知一落笔“两点水”偏旁,遥望的人看得清清楚楚,乔宇忍不住叫了声:“皇上!”

    皇帝把笔停下来问道:“乔宇,你有什么话说?”

    “请皇上再思。”

    “再思?”皇帝问:“为什么?”

    “不准此奏,后患无穷!”

    “偏偏不准!”皇帝果然又写了个“准”字。

    “皇上!”乔宇又开口了。

    这一次,皇帝理都不理,一点一画地,在另一行写了“不得”二字,方始停下笔来问道:“你又有什么话?”

    乔宇至此死心了,不过话要说明“启奏皇上,窃窥御笔,已批示‘不准’,又有‘不得’二字,谅来必是‘不得渎奏’。臣还要再争。不过,此案系刑部主办,臣部未便越权干预。臣要再争的是‘渎奏’二字。心所谓危,不敢不言;臣只知直谏,不知所谓渎奏!”

    最后两句话,语气极硬;而皇帝却不以为忤,顽皮地笑一笑,用朱笔一句“不得”二字,勾到前面,变成“不得不准”四字。原来皇帝喜欢恶作剧,就是这样大则关乎朝廷纲纪,微亦个人生死出入的要事,亦是出以顽弄的态度。

    乔宇、向秀大喜,但亦不免好笑,当下磕了头,由向秀领回朱批原疏,驰回刑部衙门,交狱官去执行。

    行刑却成了难题,因南京刑部衙门,若遇须处死刑的重案,不由自己执行;乃是移送地方衙门代办。赵之静绞立决,亦应如此;只是向秀怕死因移交,一点一收,皆是慎重将事,未免耽搁工夫。倘或此时江彬及时赶了回来,动了手脚,或用利诱,或以威胁,地方衙门竟尔延搁一两天,就是夜长梦多,大为可忧之事了。

    因此,他向狱官交代,必须在本部监狱,不得移交应天府。这一来,便得现备绞决的绳索,借用执行绞决的刽子手,少不得也有半天的耽延,到得傍晚,尚未动手。

    谁知江彬真的来要人了,而且有皇帝的朱谕:“赵之静一犯着即移交江彬收管。”

    一看朱谕不假,未便公然抗旨;向秀不由得为难了,而且也实在于心不甘,所以只能对着朱谕发愣。

    向秀的一个老家人向华,见此光景,自然关切“老爷,”他问“是皇上下的条子?”

    “你别管!跟你说过多少回,别干预公事!你总不听。”

    “哪里敢干预老爷的公事,只为着是皇帝的条子,有点担心。”

    向秀释然了“你以为有朱谕责备我?不是的!”他顺口说道:“江彬派人拿朱谕来要一个要犯赵之静,我不想给他,可又不能抗旨,故而为难。”

    为处决赵之静遭遇难题一事,向华随侍在向秀身旁,自然在他嘱咐属下之时,也了然了,想一想答说:“老爷!这很好办,跟他说,人已绞死了!”

    “啊!”向秀恍然大悟“我闹糊涂了!”

    于是命门上将江彬的差官传唤进来,当面答复:赵之静已经处决,无法交付江彬。

    “喔,是!那么,请大人把皇上的朱谕,交下来,让我带回去。”

    “不必!朱谕留在我这里,我会奏复皇上。”

    差官无奈,只好空手回去复命。向华在这片刻之间已把事情想通了,悄悄说道:“老爷,这赵之静要赶快绞死才好!”“恐怕绞绳还没有备妥。”

    “没有备妥也说不得了,反正,只要绞死就好!”“说得不错!赶紧请狱丞来。”

    “不必请狱丞了,多费工夫,我替老爷去传命。”

    向秀平日不准家人干预公事,而此时全受向华摆布;只为情势所迫,只得从权,但也亏得向华有主意,才能应付了这一场窘局。

    等狱丞派狱卒胡乱将赵之静绞决,刚刚复命,江彬亲自到了。投刺进此,向秀自然即时接见。

    “向尚书,朱谕何不遵办?”江彬一开口就是质问的语气。

    “无法遵办了!人死不能复生。”

    “不然!我听说大部狱中,一直未备绞绳等物。朱谕到达时,人尚未死。这是欺罔!”

    “江将军,你听谁说的?”向秀语气也硬了“这欺罔二字,可是随便可以加诸于人的?”

    “哼!”江彬冷笑“乔尚书栽赃,向尚书你枉法。老实奉告,我要指名严参。还有件事,我的朱谕,你怎么扣了下来?”

    见他是这样的态度,向秀大为光火,平时近乎木讷,这时候口才很好,针锋相对地驳了过去。

    不过向秀也颇有自知之明,平时寡言,但如遇到有脾气时,一发起来,无休无止,那就跟江彬会起极大的冲突。再想想,自己已占了上风,得意不可再往,因而决定慢慢跟他磨。

    “江将军,怎么说是你的朱谕?”

    “不是我的朱谕,是谁的?”

    “皇上才能下朱谕!”

    “向尚书,”江彬不悦“你可不能在这上面挑眼儿。”

    “没有法子!”向秀作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我们职掌律法的,不能不作推敲;一字出入,往往就是生死出入。”

    “那么,你扣皇上的朱谕——”

    “不!”向秀打断他的话说“江将军,这个‘扣’字,请你收回。我怎么能扣皇上的朱谕?”

    “好!还给我!”

    “这又不便奉还,事情没有办完,我得奏复了才能结案。”

    “奇怪了!”江彬终于翻脸了“向秀,你什么意思,你要复奏,是你的事,扣着皇上给我的朱谕不还我,你也欺人太甚了!”

    “哼!”向秀平时很受江彬的气,这时忍不住一下子爆发“江彬,我告诉你,杀赵之静是成全你,等于替你灭口。为了顾全大局,有心不作进一步追究,是希望你有所警惕,善保富贵!谁知道你还是这样子跋扈不驯,真是岂有此理!我再告诉你,朱谕是何等神圣,应该如何尊敬,你随随便便派个人就拿了来,是大不敬!你要严参向秀,我还要严参江彬呢!倒要看看,谁参得过谁!”

    江彬从得宠以来,何曾受人如此痛斥过?气得脸色发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向秀余怒未息,向上一指说道:“你睁开眼睛看看,朱谕就供在上面;你要拿,你自己去拿。”

    江彬一看向秀脚步站得很稳,不由得有些气馁;心想,今天自己“轻敌”失于冒昧:再闹下去,没有好处。于是找个借口,冷笑一声说:“好!我今天还有事,没有工夫跟你争。放着你我不死,总有一天跟你算帐!”

    说完,大步而去。向秀也不送他,管自己定一定神,思索如何处置此事。

    就在这时候,乔宇来拜访,一见了面,第一句话就说:“向公,向公,今天我服了你了!”

    “你是指我跟江彬冲突那件事?”

    “是啊!我是到了你这里来才听说的!好痛快!好痛快!不过——”乔宇忽然发愁了。

    乔宇是替向秀担心。江彬这一次受了如此一番挫折,必不甘心;会想尽恶毒的手段来报复,使得向秀防不胜防。

    “老兄的关切,心感之至。我自己当然也想过,得罪了江彬,会有什么后果。”向秀笑笑说道“人不畏死,奈何以死畏之!”

    这表示向秀想得很深,充其量一死,而死不足畏。这样的气概与忠于职守的决心,乔宇当然很佩服;但亦更为担心,怕向秀既然是这样存心,行事更无顾忌,最后终于;为江彬所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