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剑花烟雨江南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

    纤纤垂着头听着自己心跳的声音。

    金川的心也在跳,跳得比她还快。

    她知道他心跳得为什么如此快,也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这里是个很僻静的小客栈,虽然小,却很精致,很干净。

    从窗口看出去,可以看到远山的育缘,也可以闻到风中的花

    尤其是在黄昏时,青山在红霞里,碧天在青山外,你坐在窗口,等着夜色渐渐降临,等着星星渐渐升起。

    那时你才会明白,这世界是多么美丽。

    一个孤独的男人,将一个孤独的女孩子带到这里来,他心里是在打什么主意呢?

    “这地方很静,你可以好好休息。”

    “我就留在这里,也好随时照顾你。’

    金川说的话,众远是温柔面体贴的。

    纤纤垂着头,听着,眼波中充满了感激,可是心里却觉得很好笑。

    她已不再是一个孩子了男人心里在想着什么,她也许比大多数女人都清楚得多.

    夜已来临,灯已燃起。

    金川在灯下看着书,仿佛已看得入神。

    但却可以打赌,书上写的是什么,他也许连一个字都没有看

    他故意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只不过是想借故留在这屋里不走而已,只要还能留在她身旁,迟早总会有机会来的.

    她既没有揭穿他,也没有要赶他走的意思。

    因为她现在正需要他,正想利用他,利用他对小雷报复,利用他作生存的工具。

    “唉,一个孤单的女孩子,要想在这世上话下去,是多么不容易。”

    纤纤垂着头,又开始继续补手上的衣裳。

    这衣裳不是她的,是他的。

    这衣裳本来并没有破,她在为他收拾行装时,故意偷偷撕破

    一个女人若要表示她对一个男人的情意,还有什么事能比为他补件衣裳更简单,更容易的呢?

    金川正在用眼角偷偷地膘着她。

    她知道。她本就在想替他找个机会,给他点勇气,现在机会好像已来了。

    灯光照着她的脸她脸上泛起了红晕。

    她故意要让他知道,她已发觉他在偷看她,所以她的脸才会红,不但脸红,心也乱了所以一个不小心,针尖就扎在手上。

    金川果然立刻抛下书本,赶了过来,显得又着急,又关心.

    就因为太着急,太关心,所以才忍不住一把握住了她的手道:“你看你,怎么这样予不小心,疼不疼7”

    纤纤摇摇头,脸更红了红得就像是指尖的这滴血。

    金川咬着嘴唇,仿佛恨不得也将自己的嘴唇咬出血来:“怎么会不疼?血都流出来了。”

    “一点点血,没关系的。”

    她轻轻挣扎,像是想挣扎像是想挣脱他的手,但挣扎得并不太用力。

    金川的手却强得更紧更用力“你为我受了伤,我我怎么能安心?”

    他忽然垂下头轻吮她指尖的血珠。

    她整个人都似已软了,低低地呻吟,忽然间,两粒晶莹泪珠沿着面颊流落,落在手背上。

    金川楞然抬头“你”你在流泪?为什么t”

    纤纤却低下头;“我”·我在想。”

    “想什么?”

    “我在想,我就算为他被砍断一只手他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金川黯然叹息,仿拂想找话替“他”解释,却又找不出。

    纤纤也在咬着嘴唇,泪又流下:“你知不知道,他只要有你对我这么样一半好,我就算为他砍断两只手,也是心甘情愿的。”

    “我知道。·我知道”

    金川n,突然提高声音“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对我只要有对他一半好,我我就情愿情愿为你死。”

    他似乎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突然在她面前跪下,紧紧拥抱住她的双膝。

    她身子立刻颤抖起来,喘息着:“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金川却抱得更紧,连声音都已因激动而嘶哑“为什么?难道你还在想着他?.。我们为什么不能把他忘记?为什么要为他痛苦一辈子?”

    她本来是想推开他的.但忽然间,她已伏在他身上.轻轻的啜泣。

    金川轻抚着她的秀发,声音比吹乱她发丝的春风更温柔’只要你愿意,我们还是可以快快乐乐地活下去,把以前所有的痛苦全都忘记。”

    纤纤合起眼睑“我愿意我愿意我们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她似也情不自禁,用双臂拥抱住他.

    金川的眼睛里发出了光捧起了她的脸,吻去了她眼瞳上的泪殊“我发誓,这辈子都要好好地对待你,永远不让你再悼一滴眼泪。”

    纤纤的脸火一般的发烫。

    金川的嘴开始移动,漫慑地寻找她的嘴唇.

    她的嘴唇更烫,可是她的人却忽然站了起来用力推开他.

    金川几乎跌倒,勉强站稳,吃惊地看着她“你·“你又改变了主意t”

    纤纤垂下头“我没有,可是今天.。”今天晚上不行。’为什么?”

    “我们以后还要在一起过一辈子,我我不愿让你把我看成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她的泪似乎又将流下“你若是真的。真的对我好,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金川看着抛,过了很久,终于点了点头,勉强笑道“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怪我?”

    “你这本就是为了我们以后着想,我怎么会怪你。。

    纤纤展颜而笑,嫣然道:“只要你明白我的心,我的人“我迟早总是你的。”

    她似又情不自禁,俯下身,亲了亲他的头发.但立刻又控制住自己柔声道:“我要睡了,你回房去好不好,明天早上,我早就去找你。”

    金川慢慢地点点头,捧起她的手,轻轻拍了拍,然后就悄悄地走出去,悄悄地带上了门。

    他并没有勉强她。

    因为他知道,你若要完全得到一个女人,有时是需要忍耐恶.

    否则你就算能勉强她得到她的人,也会失去她的心。

    今天的收获虽然不太大,但己足够了,只要照这样发展下去,她迟早总是他的。

    星光灿烂,夜凉如水。

    他第一次发觉春天的晚上是如此美丽。

    他笑了,洁白的牙齿,在夜色中闪着光就像是狼一样。

    纤纤垂着头,看着他走出去,看着他掩起门.

    她知道这男人已一步步走进了她的网——当他以为她已被捕获时,他自己却在她的网里.

    这就是男人的心。

    你只要懂得男人的心理,就会发觉他们并不是很难对付的.

    她心里想笑,胃里却想呕吐。

    因为她实在看不起他,看不起这种出卖朋友的男人。

    可是她要活下去。

    要好好的活下去,活给小雷看。

    她确信自己有这种能力“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后悔的。”她也笑了。

    她笑的时候,眼泪也同时流了下来。

    一个女人要想在这世上单独奋斗,可真不容易。

    二

    “这人例真是条硬汉。”

    但又有谁知道,一个人要做硬汉就得讨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小雷张开眼,阳光满窗。

    黑暗终于消逝,光明己来临。

    龙四爷的满头白发,在阳光下看来亮如银丝。

    虽然他眼角酌皱纹已很深,看来已显得有些憔悴,有些疲倦。

    可是当他坐在阳光下的时候,他整个人看来还是充满了生气充满了活力,就像是永远不会老的。

    他的眼睛也不老,正在凝视着小雷,忽然道:6现在你能不能说话7”

    今雷道“能。”

    龙刚道“你姓雷?”

    小雷道,6是。”龙四道“你知不知道金川本来叫什么名字t”

    小雷道“不知道。”

    龙四道“但你却是他的朋友。”

    小雷道“是。”

    龙四道“你连他本来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却将他当做朋友。”

    小雷道“是。”

    龙四道:“为什么?”

    小雷道“我交的是他这个人并不是他的身份,也不是他的名字。”

    龙四通:“也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事?”

    小雷道“以前的事已过去。”

    龙四道“现在呢?他还是你的朋友?”

    小雷道:“是。”

    龙四道“就算他对不起你,你还是将他当做朋友?”

    小雷道“是。”

    龙四通“为什么?”

    小雷道“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龙四道:“所以他无论做了什么事,你都原谅他?”

    小雷道“也许他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每个人都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龙四道:“就算他出卖了你,骗走了你最心爱的东西,你也不在乎?”

    他问的话,就像他的枪,锋利,尖锐绝不留情。

    小雷的瞳孔在收缩,心也在收缩.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6你问我的这些话,我本来连一句都不必回答你的。”

    龙四爷点点头,道:“我知道。”

    小雷道“我回答你这些话,既不是因为怕你,也不是因为感激你救了我的命。”

    龙四爷道:“你为的是什么?”

    小雷道:“那只不过因为我觉得你总算还是个人。’

    龙四爷目光闪动,道:“现在你是不是不愿再回答我的话

    小雷道“你问的实在太多。”

    龙四爷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问你这么多?”

    小雷道:“不知道。”

    龙四爷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我也同样被他出卖过。’

    小雷道“哦?”龙四爷道“所以我能了解,被一个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出卖,是何等痛苦。”

    小雷道“哦”

    龙四爷道“我问你这些话,只因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同样痛苦t”

    他凝视着小雷,长长叹息道“现在我才知道,我不如你,也不如他—他能交到你这样个朋友,实在是他的运气。”

    小雷也在凝视着他,窗外阳光还是同样灿烂。

    但他看来却似已苍老了些,眼角的皱纹也深了很多.

    桌上有酒,龙四爷举杯一饮而尽,叹息着又道“我向自命心胸不窄曾想到,他或许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小雷道“现在呢?”

    龙四爷道:“现在我已知道,只要你能原谅别人,自己的心胸也会变得开朗起来,所有的烦恼、痛苦,立刻全都会一扫而空。”

    小雷目光闪动,道“你是不是觉得你以前错了?”

    龙四爷道:“是。”

    小雷道“你并没有错。”

    龙四爷默然。

    小雷慢慢地接着道:“被朋友出卖,本就是种不可忘怀的痛苦,只不过有些入宁可将之埋藏在心里,死也不愿意说出来而已

    龙四爷吃惊地看着他,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小雷接着道:“个人能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和痛苦,都不是容易事,那不但要胸襟开阔,还得要有过人的勇气。”

    龙四爷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道:这些话你本来也不必说的。”

    小雷慢慢地点了点头,叹道:“我本来的确不必。”

    龙四爷道“若非有过人的胸襟和勇气,这些话也说不出。。

    小雷淡淡道“你看错了我。”

    龙四爷霍然长身而起,大笑道:“我看错了你?我怎么会看错你。·我龙四爷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死亦无憾。”

    小雷冷冷道:“我们不是朋友。”

    龙四爷道:“现在也许还不是,但以后“。。”

    小雷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没有以后。”

    龙四爷道“为什么?”

    小雷道:“只因为有些人根本就没有以后的。”

    龙四爷突然大步走过来,用力握住他的臂,道:“兄弟,你还年轻,为什么

    小雷道:“我也不是你的兄弟。”他的脸忽又变得全无表情挣扎着似乎立刻就要走了。

    龙四爷却接任了他的肩,勉强笑道“就算你不是我的兄弟,也不妨在这里多留些时候。”

    小雷道“既然要走,又何必留?”

    龙四爷道“我。我还有些话要告诉你。”

    小雷沉吟着,终了又躺了下去淡淡道“好,你说,我听。”

    龙四爷也在沉吟着,仿佛想找个话题,让小雷可以听下去。过了很久他才缓缓道“金川本不是他的真名,他真名叫金玉湖,是我金三哥的独生予,金三哥故去之后,我。

    小雷突又仍断了他的话,道“你们的关系我全都知道。”

    龙四爷道:“哦?”小雷道“你是中原四大漂局的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