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朱天文中短篇作品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忽然有许多读者写信来在找乔太守新记,于是皇冠决定重印这本书。八年前的书,收集了十六岁到二十岁之间写的九篇小说,现在再来翻读,虽然不至于到想要把它灭迹的地步,亦处处教我心惊肉跳,往往竟不能读完一篇,赶快扔下了。

    年轻的时候,自怜自负各种的幼稚,只因为年轻,似乎就都可以被人原谅。然而我不免感到岁月流逝之叹,就像今天早晨给花换水,荷兰玫瑰娇婉的粉红色,让我愀然发现一个千古不变的真理,原来,花是会凋谢的,人也要老。我是怎么也绝无可能再写出那些青涩可笑的文章了。目睹个人成长的痕迹,想着千千万万多少在生活的人,他们的平凡与真实,是连你想要来为他们记录作传,也嫌多余。我宁愿自己身在其中,而不是什么小说作家。

    一九八五年五月景美

    观音山下的潮水初涨,春风生兮潮水,乘着今年第一季的盐湿,停在相思树的新叶上。电脑择友的海报,哗地贴遍了校园的相思树,在春风里向行人招呼。成宇和莎莎路过侧门的海报栏,停下脚步;莎莎一手叉起腰,偏着头,学起小学生念书的腔调:“电脑择友。电子计算机科学系主办——mygod,坠死人,当今电子,计算机之普遍,应用及受重视,已是不容置疑的——”

    “得了得了,上咱们小乖的课去”成宇拖住她走开。

    莎莎一边听由他拉着走,一边还平板直调地念:“的事实,渐渐的,电脑可以说是与我们,孟不离焦,焦不离孟!——”

    “乱盖。有这句?”

    “编的——怎么,不行啊?”莎莎将他手甩开,一副横霸相。

    “行,行,谁说不行了。”

    莎莎索性在岔路口停住,嘟起嘴巴横他,一头蓬松的短发。成宇反正知道她就是这样,食指伸上前去,点在她唇上,眼里给了她一个吻:“下完课,晚饭,等你一道。”说罢,转身走了。

    “鬼才跟你吃饭。”莎莎后面喊。成宇回过头来挥挥手:“老地方。”

    莎莎这边要气又不知气些什么好,见他跑去,一套牛仔裤、运动衫,紧紧地扒在身上,夸张着全身扭曲而结实的肌感;那运动衫一看就是地摊上五十块钱一两件的货色,胸前印着猴子、河马之类的图案,真是热带的草莽沼泽。她想着怎么认识了这样一个人,四肢发达的。

    一束杜鹃花开出路边来,莎莎心中一阵杀气,手里的皮包便直挥过去,把花朵劈落了下来。

    傍晚,两人在店里吃凤梨,成宇从裤袋内掏出一叠白纸,摊开来铺在桌上“电脑择友。”莎莎一见很讶异,打他一个手背:“有我还不行啊?”

    “别吵,有个idea——”成宇的凤梨这时先吃完,叉子便越洋而来。“嗳,嗳,客气点!”莎莎半途拦截,一施压力,将叉子蹩在桌子中间,进退不得。成宇倒是无可无不可的,耸耸肩,任它卡在那里。“咱们来试它电脑灵不灵。”

    莎莎听着,叉子收了回来,一双单眼皮牢牢地盯住他。

    “这,对方资料栏,画画一二三就行。我填的条件都来符合你的,你的也符合我,看看咱们配不配到一起。怎样?”

    半天,莎莎没有什么反应,两手托住下巴,嘴里叭答叭答地嚼凤梨,拿眼睛瞄着桌上的纸张。

    成宇自嘲地笑了笑:“好玩嘛。”又分出一张交给她“这——回去填一填,糗糗他们电算系。”

    “我们班代早发了一张。”她将桌上的那份,懒懒地拿起来,随意看看,两肘照旧撑在桌面上。“这兴趣么——我要看书、思考的。仪表,端庄。喜爱刊物,文艺,哲学也可以。发型,鬈发。视力,近视而常戴眼镜——你啊,没半个是合我的条件。”她故意去刺成宇。

    “讨贱!要个近视眼儿。”

    “像你,一点二,一点五。成天只会游泳、打篮球——”

    “你呢?郊游、烤肉、舞会,加上紫罗兰什么萤窗小笺,咱们倒没来瘪你——”成宇说着,忽觉一个男人竟也撕扯这些,无趣得很,便断了话,回身招小妹来付账。

    莎莎装作没懂他的意思,自顾说她的。分析着大学的情侣顶好是大一配大三,男的早两年毕业,正是服兵役去,兵役一完,恰好两人携手创业,男女同进退,再理想没有的。这么一讲,暗示出成宇和她的大二配大二,已是先天不足的了。

    成宇见她大拇指跟食指那样精致地捏着叉子,还翘个兰花指。叉子上有块凤梨,久久不吃,只在半空中比划来比划去,看着不像是莎莎,十分陌生;而她竟然这样精明,成宇感到有些莫名的悲切。莎莎觉得他的沉默,一抬眼碰上他注视的眼神,惊了一下,自己很不好意思,整个人也就柔和下来。

    步出店门,莎莎踮起脚跟,作个手势和他比身高,笑说:“一八点五,绝对优势。”

    成宇知道她那些女同学都羡慕她,有一个一百八十公分的男朋友,足够的本钱穿牛蹄鞋。他想着今后还是该多跑跑期刊室。

    电子计算机,于是,乘着春风来,拂入庄敬馆的罗帏梦里。

    莎莎的寝室一共六个人,除了她和阿娇,每个仍都是单身女郎,这便一阵风地热起来。几个人洗完澡,有的卧在床上,有的盘腿坐在塑胶地板上,填着单子。她们一边画格子,一边十分刻薄地奚落着自己,借来冲淡些什么,像是大家只不过在游戏罢了。

    露丝一双长腿跷在床栏上,说:“我这麻豆来的农家子弟——瞧瞧这省籍么,还是填台客有保险些。”跟着就学起台湾国语来:“喔,他拿眼睛白的地方给我看一下,我就很生气,就拿石头大力给他敲头,于是喔,那血就流出来,后来,我就跑,跑,后来就跑给他追啦。”大家还没笑完,毛虫马上也和上去:“要我嘛,填他个华侨。印尼华侨。先见面,我就说,李同学,我们来玩个急口令好吗?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反吐葡萄皮。”

    她们后来晓得了成宇出的点子,都来鼓励阿娇和她的小李子也参加,多一对证人更好。

    莎莎一直和众人嘻嘻闹闹,心中却另有想头,迟迟不画下号码,待大家散去后,将单子夹在笔记簿里,独自登上七楼阳台,选了有灯光的内晒衣场坐下,仔仔细细填起格子来。对方资料栏内,她填着:兴趣,看书、思考;仪表,端庄;喜爱刊物,哲学;发型,卷发;视力,近视而常戴眼镜;血型,她想都没想,即刻选下o型;o型刚强、果断,是个充满男性气魄的汉子。

    填完之后,她细心把单子折好,装进信封里;每一个折,必拿指甲熨来熨去,直至峰脊锐利得都起了毛边。外晒衣场上还有没收的白被单,黑暗中临细风摆动。漫天的星斗闪烁,坠落在梦里都要笑她。莎莎拂拂额前的刘海,觉得这件事情是很正经的。

    寝室内这一阵子,大家纷纷换下长袖的睡衣睡袍,短袖的,露肩低胸的,重又翻出皮箱来,整栋楼登时明亮了一度,处处仿佛闻得见香气。

    莎莎着一件泡泡纱长睡袍,白底紫色碎花,端坐在书桌前,手中捧本悲剧的诞生。刚沐浴过,手指一根根新洁而修长,轻轻地撩着书页。小小的铅字,蹲在纸上,一行一行,很安静。阿波罗和狄奥尼索斯行伍里,向她亲切地打招呼,连那尼采也要嗅到资生堂的暗香。她又翻到末页瞧瞧,一排横飞的花体签名,圆珠笔墨水湮入纸张的每一丝纤维,像柔韧的黄土上,杂了几根鲜白的草根,深深地印着牛车的辙痕,叫人都闻得着土地。黛斯蕾左,购于牧书园。她看着,觉得整个人静静地,静到了底,便要凌风飞去。

    “左莎莎在吗?外找。”寝室门口探进一个头,临去前,俏皮地加上:“boy。”

    “thankyou。”莎莎心上一震,又似早在预料之中,娴静地站起来,挪开椅子。这来者当然不是江成宇。

    前几天,她们收到电脑中心的回音,正是中午下课回来,一屋子闹成一团。露丝嘶地扯开信封:“啊——王金土。没戏唱了,没戏唱了。化工三、王金土,毙了我”毛虫的华侨朋友叫dh吴,也被大家取笑了一番。莎莎怀一种与她们不同的心情,不愿当众拆封招笑话,早先借故去厕所,在厕所内抽出名片。李慕云,她轻声念出,恰好隔壁一间按下抽水马桶,哗啦啦的一声,莎莎不觉好笑:“哟,还应我呢。”阿娇跟小李子原本凑凑热闹的,果真配成了一对,轰动一时,传闻电脑中心还要来访问他们。莎莎却配个李慕云,人家倒也不管,成宇那边,她就骗说并不曾去参加。

    成宇和她说,那个女孩叫陈子蓉,不知道是不是衣着标新立异;喜爱刊物,通俗小说;兴趣,电影、电视——还没陈列完,莎莎便抗议起来:“噢,我就那么烂呀!”成宇先是讶异,然后开心地摸她一头的短发:“烂?谁说你烂了。咱们小乖就这样子最好。”莎莎满肚子的不服气,觉得成宇一点都不了解她。

    毛虫这就叫着:“boy?那位李慕云罢。好呀,你现在要双吃。”

    “下去看看他长得什么德行,八成是个江成宇第二。”

    “江成宇第二!不得了,又来个一八公分的,怎么都归你了啊?”

    “谁会要江成宇第二嘛。”她轻轻松松地换着衣裳,一张圆脸似有若无的笑意,她想自己实在很诈。

    “不要就给你毛虫老姊。”

    “得了,你还有dh吴呢——”

    “dh吴?吐血!”

    莎莎和她们贫嘴个没完,以掩饰着心虚,一边抓起梳子轻描淡写两下,镜子前更不敢多留,嘻嘻笑笑中潇洒地出了寝室。心中可老是惦记着镜子里的一瞥,单眼皮肿肿的,像才睡觉起来,皮肤也黄黄青青,虽然知道是日光灯不好,到底还是叫人十分不如意。

    她一路步下楼梯,想着露丝昨天才被王金土约出去,劈头王金土就说:“鄙人化工三,王金土。电脑择偶的。”露丝好冤哪,直叫明明电脑择友的,几时叫他变成择偶来。可是露丝仍是高兴的,首先一百七十四公分,足足够称心了。这年头,女生都要一百七十公分以上的,真是供不应求。她这么走着,一步踏一步,叫自己要非常柔和沉静,如她所填的本人资料,仪表,端庄;性格倾向,适中偏外向。玻璃门外面几盏水银灯,撒得走廊磨石子地上一片青白,好些男生歪歪斜斜地散布在那里,尽是来到女生宿舍前,不知如何处置自己。

    莎莎小心走着伸展台的步子出门来,老早看准立在石栏边一位瘦高个儿,她正迟疑该如何联搭上,已经很清脆地开了腔:“李慕云是哪一位?”说完,她都惊喜自己的风采如此落落大派。

    男生们望着她,那瘦高儿似乎动了动,却又并无前来的意思。她有点难堪,便向那男孩:“李慕云找——”她顿了顿,没想到要说出自己的姓名竟是如此狼狈:“左莎莎的吗?”

    他走上梯阶,一脸尴尬,使莎莎都很不自在,有点生气起来。

    “水利三——”

    莎莎等着他报出名字,他却没有下文,只见脸越发涨得通红,左顾右盼,很不安的。“嗳,我晓得。”

    “你呢?”

    “史二。”莎莎想电脑回信上明白有的。

    “史二。嘿,有位女孩,叫,叫什么——”他忽然地故作轻松来,想把僵局打破。“杨——对了,杨华,我妹妹的同学,是不是在你们班上?”

    “嗳,她在a班,我是b班。”

    两人便谈了好一会儿杨华,其实她原是个不相干的。

    庄敬馆的女生进进出出,莎莎和他立在那里,像面橱窗,真是百般不对。男孩最后下了决心,倒吸一口气说:“晚上没事吧?”

    莎莎笑吟吟的:“你要昨天来,我就没空了。”

    “嗯。去蓝屋坐吧?”

    走下石阶,莎莎不觉抬头望望五三,寝室窗口挤了两个黑影,毛虫的声音喊:“goodluck,莎莎。”

    他们假装没有听见,避免想到电脑择友那档事。邂逅在晓得条件之先,最是纯情的;本人资料、对方资料这些东西,该是老处男老处女去搞的玩意儿,因此着实要叫人羞惭。

    慕云穿一件雪白长袖衬衫,外罩背心,贴在身上非常熨当的,像绿茵茵的草坪上,英国绅士持着酒杯。莎莎偷望了一眼他黑暗中的侧脸,架着副眼镜,头发并不鬈曲,可是很好。

    蓝屋里面,音乐流泻得一室,如七彩旋转木马的滑动,慕云低声吟诵:“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莎莎也没怎么留意他念些什么,听着他的嗓子,是属于维也纳少年合唱团男高音的那种,带一些敏感的神经质,正好配他那副金边眼镜。她一直垂着眼微笑,静静地看马克杯里的咖啡,搅动着汤匙,久久才端起来喝一口,她那单眼皮有点吊梢,奶黄的薄绸衬衫在颈子前结了一个大蝴蝶结,拥簇得一张脸圆饱饱的,越发是京戏里的番邦公主了。

    慕云谈到存在的本质与回归。她便很适当地将它转到尼采和他的悲剧的诞生,阿波罗是理智的象征,狄奥尼索斯则是感情的化身,理智与感情的如何平衡,乃成为人类世世代代追寻的理想。她一字一句说着,不亢不卑,说罢,仿佛自觉越了身份似的,很抱歉地笑了笑:“我是乱讲一通呢。”

    小桌上一只白色雕花的长颈花瓶,插着盛开的玫瑰,有暗香浮动。落地长窗一律垂下镂空钩花纱质窗帘,玻璃的黝黑深处,映着他们的剪影。

    莎莎整个晚上只说了那么一段话,差不多要付账时,她却突然生动起来,两手扳住桌沿,身体整面前倾过去,带着孩子气的亲狎说:“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你先答应好不好?”

    慕云马上敛容端坐:“要求?什么要求?”

    “你先答应。”

    他考虑着,警觉而有趣地,然后故意夸张地,一拳击在桌上:“答应了。”

    “这样,我们各付各的。”

    慕云显然吃了一惊,又好笑又把她无可奈何“嗳,你这,这”莎莎很贴心地加上一句:“你现在又还不会赚钱。”说着,顽皮地一笑。她想自己真是个理想的女性,娴静大方中不失活泼。

    蓝屋出来,两人又到望海亭上去倚栏杆。亭下一片山城灯火,对面观音山下的河水,玉黑玉黑;山边的路灯这头至那头,疏疏落落迤逦得一长串,掠影在水中,是银河欲转,漫天的碎星纷纷。

    慕云问:“知道偶然那首诗吗?”

    “徐志摩的?”莎莎很技巧地回避了。

    “嗯,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于是,看哪!

    天边的一颗星,为他们陨落了。

    慕云一声叹息:“啊,流星”便转头看她,黑暗中的眼波流转不定,叫莎莎不觉低下头来。

    “嗳”她淡淡笑着。刚洗过澡的颈项,是一弧优美凄艳的天鹅之项。

    她害怕他要她来许愿,可是他也怕。

    于是,星星孤寂地沉到水里,或是在观音的梦中,激起一圈涟漪。

    第二天,慕云约她吃晚饭。平日她总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