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aihe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雪下着,很大,是鹅手大雪。今天是初七,正月初七“人日子”

    赵奇走在路上。他看每一朵花都是一只蝴蝶,白色的扇着翅儿的蝴蝶儿。他伸手抓了抓,抓住了,睁大眼睛去看时,却什么也没有。他打了个趔趄,歪歪晃晃地,但没有倒下。他骂了一句:“妈的,狗养的王八蛋!”他搓了一把脸,想把脸上的燥热抹下去,可脚下却一滑“扑通”这回他可摔倒了。他好半天才爬起来。

    爬起来的赵奇立定站了片刻,他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周围的一切。房舍还是原来的房舍,树还是树,赵奇还是原来的赵奇。但是,赵奇看见一个人,一个从对面走过来的人,绝对的福相,红光罩面,灿灿生辉,目光如炬,步履沉稳,仪态万方。赵奇很奇怪,他又一次睁大眼睛,以为看错了,走了眼,乱了神经。没错,赵奇看得分明,对面来的那个人,就是自己吗!和自己一模一样啊,这不就是自己的“影子”吗?

    “影子”从赵奇的身边经过,没有和他打招呼,赵奇觉得很气恼。虽很气恼,他还是目送那个人向那边去了。“影子”进了一个漆黑的铁门里,再向里走,有狗拼命地向那个人扑来。屋子里出来人了,一个女的,一个男的,女的胖胖的很光鲜,男的精瘦但很有精神。男女二人把“影子”让进屋里。赵奇听那个人说:“乡长,过年了,我拿几百元钱,也没买旁的,您看什么好就买点什么。”乡长说:“这是哪的话,你来了我就高兴,拿什么钱吗!”两个人寒喧着,递烟、斟茶。茶水随着喉结的嚅动落进肚里,烟从指缝间袅袅上升。女人说要做饭“影子”说要做饭我就走了,不忙乎我还能多坐一会儿。女人笑呵地说:“那我就以实为实了!”“影子”转过脸和乡长亲热地唠,象亲兄弟,不时有爽朗的和干涩的笑声,那是“影子”和乡长的。女人也笑,抿嘴附合。其实,赵奇应该不会听到他们的谈话,看到他们的行为,他在道上,他们在屋里,相隔百十来米,冬天的门窗又是密封的。但他就是听到了,就是看到了。他紧紧鼻子,不屑地撇撇嘴,嘟嚷道:“狗屁!屎!”他转过头,又踉踉跄跄地向回走。

    赵奇走到家里时,妻子正从外面抱柴禾回来,看见赵奇的模样就瞪起了眼睛,吓道:“打哪灌马尿了,这两盅尿水把你灌的,德行!”赵奇并没有理会妻子,从里间屋里拽出一罐饮料“啪”的打开。妻子劈手夺下,骂他道:“熊样,这是给你喝的?”赵奇想和妻子理论,梗梗脖子又把话咽了回来。他只觉得头重脚轻,就歪在炕上。妻子过来,半推半扶把他弄上去。他的眼睛愈发沉重,一会就睡过去了。

    赵奇坐在办公室里。这时正是正午,四月的阳光从窗子透过来,身上暧洋洋的。外面是等着投票选举的村民。赵奇从窗子看去,似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很阴沉,恶狠狠地瞪他。他不禁打了个寒战,冷得脊背象被什么抽了一下。“三疤赖”在给他拉选票,在外面忙得紧。他看“三疤赖”的身影止不住心生感激。开始选举了,人们在向票箱里塞票,每个人又都喜气洋洋,象过年一样。赵奇忽然感到燥热难耐,忙脱掉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但短裤又忽然不见了,就赤条条精光光地立在那儿。他羞郝地用手去遮。他环视四周,好象人们并未注意他。赵奇看“三疤赖”正给新书记斟茶,就勃然变色,怒吓道:“三疤赖,我待你不薄,你怎么这么势力,我还没走,茶就凉了?!”“三疤赖”转身不见了。所有的人都不见了。乡长站在他面前,他立刻矮下身子,给乡长擦额上的汗水,说:“这大热天,不动都出汗啊!”朝气奇自己也热,嗓子又干又渴,嘴张开又合拢,象从水里捞上的鱼。赵奇努力地吞咽,闭着的眼睛怎么也睁不开。他跌跌撞撞地去拿暧壶,却不想“嘭”的一声,吓他一跳,赶紧睁开眼,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梦。他的脸上尽是汗,又渴得厉害。抬眼向外望,正看见正月里的太阳喜洋洋地照着,天晴了,天宇澄明,不见半点云彩。妻子拿过茶水,他喝了一杯又喝了一杯,直喝得遍身毛孔尽张,汗出如雨,才停下来,觉得舒服多了,也清爽多了。

    赵奇说不清他所经历的是真是幻,是梦是奇。“影子”时常溜进他的脑子里,挥也挥不去,搅得他不得安宁。赵奇想到去年他也去过乡长家的。他走进黑漆的大门,狗就狂吠起来,乡长和他妻子迎出来,让他进屋。赵奇说:“乡长,过年了,我也没买旁的,拿了几百元钱,您看什么好就买点什么。”乡长说:“这是说的哪的话,你来了我就高兴,拿什么钱吗。”于是两个人寒喧,说笑,乡长的妻子也在一旁附合着。

    赵奇的脑子很乱。妻子说那是他喝酒喝的,喝晕了头。赵奇想想也是自己贪杯,眼睛昏花,神志不清,所以成了那个样子。他不再去多想了,既然自己不再是书记了,管他什么乡长不乡长的,谁爱去谁去!

    第二天赵奇正在屋里有滋有味地看电视,妻子进屋,她的脸色很不好。赵奇斜了斜眼睛,知道她要对自己说什么,就把脸直对着电视。妻子没有半点安闲,她的话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打住。妻子说:“看看,‘三疤赖’送礼去了!”赵奇懒懒地问:“给谁?”妻子说:“你当给你?给书记,你是吗?”赵奇说:“你看见了?”妻子说:“看见了,他往那边去了!”赵奇说:“瞎掰。”过了一会他又说:“送就送呗。”妻子从蔸里掏出一百元钱摔给赵奇,说:“去,买一箱饮料,桔子,买,咱用钱买,自个儿的钱。”赵奇出去转了一圈,并没有拿回来半点东西,只把钱又扔给妻子,妻子拿过来塞进贴身的衣袋里。她什么也没有说。

    赵奇这几天里有时会梦着乡长,也梦见“三疤赖”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