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aihe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浮云暗淡的旧絮一样的颜色让艳秋的心里有一些悲凉,不紧不慢的风吹着她的脸,直觉得有些冷,可细细感受时却什么也没有。她的脑际里是一片空白,象雪后的旷野。

    艳秋把车子骑得很慢,但还是很快就到家了,本来二里地的路程并不算远。她没有心思留意路边的雪还有多少,似乎今天很暧和,应该是又开化了。今年的春天来得迟一些,但毕竟到三月了,冬天正悄悄地离去。

    她迟疑着,张望了一会儿,似乎眼前不是自己的家。她看见丈夫在屋里晃动的身影,心里有些酸楚,此时他就是她的安慰,没有他艳秋真不知该怎么好。这时她看见一群孩子从那边走过来,她就象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推车进了院里。

    风已把正月里的那点喜庆扯没了,只留下那几幅残破的还有一些红艳的对联在墙上忽打着。天空里有时铺过来一层铅色的云,然后是雪花飘飘洒洒地下来。过去的这个冬天总是这样而且雪大,真正的是一个冬天。从寒风中醒转过来的人们总要说这个冬天好冷啊,就象心也给冻透了似的,想起来还打哆嗦。

    六间红砖白瓦的一溜房子给人的感觉是敞亮有气派,还有那么一点大家主的味道。东边的三间是她的公公和婆婆还有小叔子住的,西边的三间是她和她的丈夫的。她和丈夫老六侍奉着年过八旬的奶奶婆婆,一个善良慈祥节俭了一辈子的老太太。

    艳秋同往常一样进屋时先问候了一声奶奶。奶奶颤声说秋儿坐这儿,这儿热乎。艳秋说:“这么暖的天,不坐热炕头。”她说着就到后屋去。早晨她走时告诉老六收拾好屋子,她不知道他收拾好了没有。其实她是不必有什么不放心的,老六一向听话,凡事都顺从她,只要是她的吩咐,他都要会不打折扣地去做。这时的艳秋也不过是随便看看,她没有心思去派老六的不是,况且老六做得很好。她在屋里站了一会,觉得有些累,又听见老六喊她,就出来。她不敢看老六的眼睛,心里麻乱乱地理不出头绪。她依旧象往常一样尽力和老六说话,可语气却干巴巴地象没有一点力气,又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她在邻村的小学里做小学教师。她已熟稔了学校里的一砖一瓦,熟稔了每一个孩子的脸。她闭起眼睛就能想出长长的教室走廊,永远散发着书卷气的教室。艳秋十八岁就到本村的小学里做代课教师,结婚后嫁给外乡的老六,那年她二十三岁。从婆家到她村里的小学要走十几里路,她不能转到婆家村里的那个学校,因为她是代课教师,代课教师在乡与乡之间是不能调动的。后来她转到现在的小学,虽然和婆家不是一个乡的,但两村这间只有二里路,来往当然就方便了。算起来,她已教了八年学。

    早晨她去得很早。路上不断有学生和她打招呼,叫她刘老师,她不断地点头,不断地答应。远远地看见学校大门口站着的老李教师,她就下了车子。老李老师走过来,让她到小赵家里。她问有事吗?老李教师说有点儿,于是,她跟他走。

    小赵老师看见他们就迎了出来,还有几个女教师也相跟着出来。小赵的脸色绯红和艳秋的目光相撞时,忽然咧咧嘴,似笑非笑地让她心生疑惑。

    几个人在屋里坐了一会儿,没有人说话。老李老师欲言又止,倒是小赵老师痛快地对艳秋说:“艳秋,咱们给刷了,今个儿就下岗。”艳秋直直地看小赵,看她的表情是真的,就说:“刷就刷呗,不让干就回家。”她的脸上挤出点笑容,目光垂下来,看着地面上的一根烟蒂。其他的人都来劝慰,劝慰的结果是:这破活不干就不干了,一月打工还三百多呢,可当代课教师一年才一千二!几个女人都愤愤不平。

    艳秋懂得她们的心思是为她惋惜,从心底同情她,不愿看到她的身影从她们的生活中消失,但都是无可奈何,谁说也没有用。合乡并村,精简人员,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有章法可循,行得光明正大。老李和几个女老师走了,走时老李说校长开会去了,叫他来转告,事情也许会有转机。他们走后,艳秋也走了,她没有多待一会的心思。她直想回家,最好一个在家里,不要有人打扰。

    老六在炕上倚着墙看了半天艳秋,忽然问:“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艳秋慌乱地答道:“我身子不舒服,脑袋疼!”老门“啊”了一声,点点头,看她的脸色真的不那么好,就过来摸摸她的头说:“啧,真的有点热。吃片药!”艳秋看了看老六,她也真的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痛,木胀胀的象塞了破棉絮,喉咙发紧,就接过老六递过的药和水吞了下去。

    下午似乎比头午冷了些,风打过来,冷得让人缩起了脖颈。春天的冷有些特别,不似寒冬腊月,明明是雪在融化,风也不凛冽,却感到寒意透到骨子里。天上的暗淡的云不知什么时候都散去了,只有湛蓝的天空象人的心绪,杳杳渺渺望不见底。地上融化了的雪水开始冻结,滑溜溜的叫人心生怯意,步子总是那么小,象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老六中午出车了。他每天都开着自己的四轮车去河沿拉沙子,天气转暧后再拉到七十里外的“七家子”镇卖掉。老六很勤劳很朴实,人又很善良,不会巧于言语,唯一叫艳秋不满意的是他的长相:他长得不很英俊有着一张平常的农民的脸,不很黑但很粗糙。

    艳秋一个人在炕上睡着了。奶奶哄着她的重孙子到东屋去了。这屋子里很静,只有墙上的石英钟在“嘀——哒,嘀——哒”地走,不停歇,针脚不紧不慢地走了一圈又一圈。她睡得不很实,但的确睡着了,老六回来时她好象知道,不过她没有起来。她愈睡愈觉得乏累,恍惚这间觉得太阳已经落山了,天就要黑了。她想应该起来为老六做饭,但老六已把做好的饭端到了她的面前。老六叫她,她睁开眼,说自己不饿,就不吃。老六很着急,眼巴巴看她的的样子叫艳秋眼眶潮润,就胡乱地扒了几口,又倒下了。但这回她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就想着心事。她隔着窗玻璃看见一颗星星亮得出奇就死盯着,窗棂是一个锦框,将这星星围定,就成了一幅画。她真的希望老李老师的话是对的,事情或许还有转机,明天校长会带给她消息,她还可以上班,虽然工资少而又少。其实她早已知道这是迟早的事,年前她就听说要裁减教师,当然是她们这些乡办代课的,原因是多,都堂而皇之,都天经地义,都无可厚非。但为什么不在开学之前就先告诉他们呢?她忽然心生忿怨,想那些老爷们真是拿她们当猴耍。不干就不干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艳秋不知怎么又睡着了,朦朦胧胧地又回到了学校,她还在教学,还在和孩子们做游戏,学生还喊她老师。这样的梦她做了一个又一个,一直做到天亮。天亮了,太阳喜洋洋地爬在东边的天上。

    艳秋先起来看了看表,才五点,但已躺得累了,就起来做饭。她自己一个人忙,觉得心情似乎好了一点,只是脑袋还有些胀,木木地象没有睡好。吃完早饭后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