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aihe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刘宝还没有长到十七岁,唇边刚生出一点点软软的髭须。他是个大孩子,或者说他就是个孩子。但他会“七上八下,九进九出。十分满意”之类的诨话。

    刘宝刚开始说这样的话时并不十分的明白,只是觉得那好象是说男女之间的事,就象电视里的那样。他猜测,同时脑子里幻想出那场景,忽然间全身颤栗,热血沸腾。待同伴颇为神秘地介绍时,刘宝的眼睛瞪圆了,嘴巴张开不再闭合,继而嘻嘻地笑说:“嗬,扯点啥呀!我错!”脸已大半个红了,似乎是瞧见了那见不得人的勾当或者是让人窥见了他内心深处的某种焦灼和朦胧的渴望。他有一些冲动,觉得男人和女人的那种事一定很妙,妙不可言。刘宝觉得自己的“那个”在一点一点地变大。“不听话!”他心里狠狠地责怪自己,努力地紧紧浑圆而有弹性已显出几分男子气的臀部,但是不顶事,他的“那个”还在一点一点地长。他故作弯腰的姿势,以掩饰自己渐渐蓬起的“前部”

    刘宝和同伴在侃诨话时,从西边过来几个女孩子。也就是她们分散了刘宝的注意力,也片开了那讲诨话的男孩子的话题。渐渐地,不知不觉中,刘宝恢复了常态。他感到一身的轻松。刚才那一阵子,闹得他很害怕,怕别人嘲笑他,怕别人看见他内心的隐秘。

    女孩子们的笑声感染了在这里站着的所有的男孩们,她们的出现对于他们有一些莫名的兴奋、躁动、还有一些不安。女孩子们嬉笑着,鲜润的小嘴象六月里开的花儿。她们的体香在空气里迅速弥漫,被男孩子们不遗漏地吸进肺里,浸透了心脾,酥软了神经,象喝了一杯陈年的佳酿,微醺的感觉在周身传递,手心里有了汗泣,眼睛里多了神采,嘴巴也乖巧可人。哈女孩子们在笑,笑得很开心;男孩子们们也跟着笑,也笑得很开心。

    刘宝注意到那个大他两岁的女孩子在看他。她叫李佳,是个很文静很端庄有一个姑娘,一身合体的打扮使她益发叫人爱怜。此时,西边正是红霞一片,刘宝的脸就红霞一样。李佳似乎没有看出刘宝的窘相。她招呼道:“嗨,刘宝。”

    刘宝也“嗨”了一声,却没再“嗨”出什么,她不知道该怎样去称呼她,是叫李佳呢还是叫佳或是叫姐,不过一声“嗨”就够了。李佳已奔过来挨近了刘宝。刘宝闻到了李佳身上的少女的芳香。那种香象是从她的眼睛里流泻出来。

    乡村的姑娘永远有一种特别的韵致,象沟旁随便开着的叫不出名字的野花,饱满丰厚没有人工的匠心。晚春时节,含苞的供给象含羞的少女,微闭着眼睛想心事,想着盛夏时节热烈的爱情,想着花开后被轻轻嗅着的甜蜜。

    同很多孩子一样,刘宝只念到初一就不念了。不念的理由倒也很简单:不会什么,什么也不会!艰涩的课本令他心生厌倦,古奥的文字让他觉得念实在是一桩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远不如跟他爸爸去抡斧头推刨子来得痛快。但是他的爸爸让他念,逼他念。刘宝的爸爸说:“不念、念点书,啥出息都、都没有,上街找不着厕所。”刘宝的爸爸有一点结巴。刘宝说:“我、我还找不着厕所,我找不出屎来。”刘宝不结巴,但他要这来说话。

    刘宝不会什么,从一年起。他知道的所谓知识和文化不过是:粉笔和教鞭。粉笔是往黑板上写字的,教鞭是用来抽屁股的,当然是抽他刘宝的屁股刘宝不怨老师,老师是他老姑,亲的!初一上学期语文老师问他,刘宝,你说烈士是什么意思?刘宝想了想说,烈士就我老姑爷一样的人。老师又问,你老姑爷为革命献身了。刘宝说没有,我老姑爷打过仗,上过朝鲜,在朝鲜受过伤得过奖章还活着呢。老师笑,同学们也笑,刘宝红了脸,知道他说错了。他在心里骂:笑个屁!自那以后,他就再也不上学了。上学没意思,要不是中午那顿盒饭听着还有点滋味,早他妈的就不给他念了。

    现在刘宝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李佳,他想起了不起刚才和那几个男孩子一起时说的那些诨话。他努力地看,想从李佳身上挖掘出点什么来,譬如他看得他佳羞红了脸,在这种毫无遮拦的赤裸裸的盯视下,她似乎觉得自己猛可地被刘宝吻了,慌得忙将脸扭向了一边。刘宝自觉得失态,就掩饰地说:“李佳,你臂上有土。”

    李佳转过脸来,笑着,笑容灿若桃花。她说:“刘宝,你给我打扫打扫。”刘宝小心地挨进李佳,手在她的臂上轻轻地抚了几下,说:“好了,好了。看咱这手艺。李佳依然是脸色绯红,吃吃地笑道:“哎呀,拍疼我了,你个死刘宝。”

    刘宝嘻嘻地笑道:“豆腐呀,还沾不了边了呢!”李佳说:“豆腐,就是豆腐吗”她扬起手作拍打的姿势,却没有真的打到刘宝的身上,那小巧润泽的手和滑嫩的臂在刘宝的眼前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形,落下来,从刘宝的手背上擦过。刘宝好激动,这感觉太奇妙了,这种奇妙的感觉是从丹田处涌上来的,直撞到他的头顶,这种感觉他从来没经历过。这宝儿忍不住偷偷地看李佳胸前与两座坚挺的小山,那里面一定藏着许多鲜润的女孩子们不可示人的故事,她的同性的伙伴们一定知道。刘宝真的很羡慕李佳的那些小姐妹们,他要是她们之中的一个该多好啊!那样他就可以天天和他佳在一起,可以和她勾肩搭背,可以和她携手揽腕,可以天天闻她的发香,看她的眉眼,可以拥她偎依她。可是,刘宝是男孩,刘宝觉得这太可惜了。

    李佳和男孩子们说笑着,似乎此时她并不在意刘宝,这令刘宝有一种失落感。于是,他大声对正在和李佳说话的男孩子说:“哎,瞎白话些啥呀!”那个男孩子反唇相讥道:“我瞎折话,那你给我白话一个。”刘宝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道:“你不就说那个航空母舰吗,那有啥呀,航空母舰没你说的那么大,也就咱们篮球场那么长,那么长,那长还能飞?”男孩子反驳道:“去去去,航空母舰不会飞!”刘宝挺挺胸很权威很勇敢地说:“哎哎,查查字典去,看航空啥意思。”

    李佳笑而不答,看两个孩子争论得面红耳赤,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航空母舰是怎么一回事,也许她不知道。她看刘宝似乎觉得这个小弟弟一样的大孩子很可爱。那嘴唇丰而不厚,牙齿白而齐,眼睛不很大却很有神,好象是在笑,哪是在生气的时候。李佳有些入迷地看,叫刘宝发觉了,忙停住话头,象滔滔的江水被拦腰截断一样。他的脸涨得通红,嗫嚅着不知再说些什么,他知道自己刚才在不用说八道,其实他什么也不懂。男孩子仿佛胜利一样,欢快地唱起来,唱那“我真的还想再活一百年”他的眼前一定浮现出航空母舰万炮齐发的场面。这令他很激动。这个男孩子叫孟东,其实他叫孟凡东,人们叫他孟东叫惯了,他自己也觉得叫孟东好听,孟东比孟凡东响亮、干脆、有气象势。凡吗,这个字太俗气。

    刘宝和孟东并那几个女孩子嘻笑着一同向东边走去。太阳已落下山大半个了。天空中是一片青色,西边还有一小片红艳艳的晚霞还在燃烧。

    今天刘宝回去得晚。本来他是想挨母亲一顿骂的。母亲总是叮嘱他不许和坏孩子玩,不许长时间出去,不许回来得太晚,不许刘宝已对这些“不许”倒背如流,还编出歌谣道:一不许,不许偷偷摸摸打扑克;二不许,不许早出晚归带月回;三不许,不许抽烟喝酒穷‘得瑟’刘宝本来想把这歌儿编得再更长更美更幽更默更有文化味,无奈他的脑袋空空如也,想了许多天才想出这么几句来,也算是有所成就了。母亲是个能干的农家妇女,腿勤嘴快脾气火爆,听他念这几句“嗑”反倒似嗔非嗔地笑骂了几句。宝儿也嘻嘻地笑,嘴咧到了耳台子上。今天母亲会不会骂他呢,刘宝吃不准。他心里颤颤地有几分怕,不是怕母亲打他骂他,打算什么,眼睛一闭,打呗,吗也不算什么样,就当是耳旁风。只是母亲的唠叨他刘宝可受不了。要是她唠叨起来,天啊,怎么得了啊!

    但母亲没有骂他。她开门把刘宝放进屋,抬头看看钟,嘴里咕哝着几句:“才他妈的骚拉开回来,都十点多了,睡觉!”刘宝觉得很诧异,老妈没有骂他哎!不管怎么说,他刘宝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了

    是宝躺在炕上,望着黑黑的夜空,望着夜空中的星星,望着渺渺茫茫的如带的银河,无垠浩瀚恰似尘世间繁杂的旧事。刘宝想起刚才他在孟东家的情景,简直是“仙”一样的爽,刘宝的嘴巴咧开来,复又陶醉在那场景中,仿佛李佳细嫩的手还在抚弄他的脸。他的脸又红了,只是在黑夜里,没有人能看得见。

    一个半个小时前刘宝刚和李佳还有孟东几个小男小女向东走时,从一个院子里出来一个刘宝同样年龄的女孩子,刘宝叫她“小鸡”小鸡长得小巧,模样还可以。因为个子小,脸面就小,浑圆的小屁股又绷得紧紧的,看起来就和小鸡有那么一点的相象。但刘宝只在心里叫她小鸡,当她的面绝对不,她会骂他。

    “小鸡”窜到刘宝的跟前,拍了他一巴掌,道:“死刘宝,找我来了?”刘宝说:“嗨,小影,还用我找吗,你不就是我的影影儿吗?”

    被刘宝叫小鸡而嘴上叫影儿的女孩子又把小巧的手扬起来,很柔很绵很软地“砸”向刘宝的肩产头,那拳头在挨到刘宝的肩头时又张开,绵软的掌面在刘宝的胳膊上滑下去,滑到了刘宝的手上,顺势抓起。摇了几摇,真到:“谁是你的影影儿?你说,你说。”

    刘宝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他看见李佳挨过来,看着他,那目光里有一种说不清的东西,刘宝不识得,刘宝怕这目光,一遇到这目光他就心慌意乱,六神无主。好在李佳只是看那么一会儿,就转过脸去和影儿说话,这时刘宝才如如释重负。

    其实,刘宝是不愿让别人看到他心中的“猫腻”的,他怎么可以和别的女孩子眉来眼去尼呢?他只是和李佳好,他想和李佳说话,他愿意和李佳说话。没有旁人的时候,他会很勇敢地看李佳,他能看得见李佳鼻翼两边的一粒雀斑,那雀斑长得很巧,不注意是看不见的。上次,也就是十天前,李佳来找刘宝的姐姐玩儿,姐姐不在,只有刘宝一个人在看电视。李佳佳了很长时间,问东问西的,眼睛不住地看宝儿,又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刘宝很仔细地从她发梢看到她的脚下,看得李佳有些发毛了,绯红了脸,好半天不出声。但是,毕竟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少而又少,只有那么一次或者两次。刘宝总希望李佳来自己家里时正巧自己一个人在家,可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偏偏李佳又不来,李佳来了又不止他一个人在家。所以刘宝很失望。

    宝儿似乎觉得李佳很可爱,朦胧的李佳的身影在他的眼前晃,挥之不去。唉,这是爱吧?刘宝想不清楚,只是一种感觉。他感觉他须叟不可以离开李佳,几天看不见见她,刘宝就会很难过,象熬日子。

    我们的刘宝似乎坠入了爱河里,可是他还不会在爱河里游泳。这可苦了刘宝。

    那个叫影儿的女孩子手里拿了一张光盘。她神秘兮兮地对孟东说:“嗨,你看这是啥东西?”孟东不屑地回答:“这不就是一张影碟吗?”影儿笑了,放肆地笑,笑得桃花乱坠两手在空中舞着:“用你说,谁不知道是碟,哧。”刘宝劈手抢过,在眼前晃了晃,慌里慌张又递到影的手中。影面色桃红,微喘,稍许的汗泣渗出来,衬得脸更加红艳。

    孟东的眼睛定在影的脸上,琢磨了好半天,大概是悟出了点什么,便下意识地摸摸头,咽口沫,对影说:“我一个人在家!”

    影儿随口说:“那好,上你家。”几个小男小女就这样肩并肩地走进孟东的家,仿佛心里有了默契。

    孟东放影碟。

    当刘宝看到从电视里放出的画面时,他激动起来,又有些忐忑,觉得自己象做了贼一样。电视里两个人在接吻,在相互抚摸。他没听清楚电视里的人在说什么,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含混不清的呻吟。刘宝的脸不仅仅是红了,简直是火燎的一样。他觉得他满腔的血液象要从喉里喷涌而出,下腹部象有什么样在撞击,又象是被掏空了一样。

    他好难受!

    刘宝的眼睛不敢离开电视,不敢看李佳,不敢看孟东和最高人民法院什么也不敢看。他不知李佳是不是也和他一样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刘宝恍惚觉得自己就在一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