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阿时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w肯定是喝醉了。要不他怎么会感觉自己的身子总是在飘呢?就如同一粒蒲松龄的种子一般,轻盈与不由自主的飘。w想用大脑命令自己站住,却无论如何也站不住。

    相茹说:“w,你去屋里躺躺吧!”说着她便伸出了手,挽住了w的胳膊,把他扶进了屋里的床上。

    屋里的灯光极其昏暗。中央的上方,吊着一只孤单的照明灯。w感觉自己就像一堆散沙似的,身上的每个部位都成了独自的一家。床是由东至西摆放在那里的,但现在w已经分不清方向了。他只是感到酒精在胸腔内拼命的翻腾,大脑小脑里面仿佛也渗了进去,还有腿和胳膊上。如同千军万马在浑身的每一个部位嘶杀。

    相茹说:“你在这里躺着吧,你喝多了!”语气里夹杂着和蔼与关切,就像慈爱的母亲一样。

    w想说话。嘴却不再受大脑的控制了。他倒因此而害怕起来,怕自己胡乱的说错了话。他便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思想与声音,想让它们变得平静与迟缓。

    他说:“我没事相茹姐,躺躺就好了”

    说着他就把身子摊在了床上。眼睛闭上,又睁开,睁开了又闭上。身上的每一个器官也是如此,不听得使唤了,大概成了别人的吧!可是,他又感觉自己是清醒的。他想着,自己躺的这张床,或许泉儿也躺过,这应该是肯定的。或许就躺在自己现在躺的这个位置。这样寻思着,心中便越发平坦与欣慰了,好像真的有一股泉水,一股从泉儿身上流出的泉水,冲散了身上每个部位的每一滴酒精。

    w此刻迷迷糊糊。他本能的翻动着身子,仿佛如此做就能够减轻酒精给自己带来的麻痹似的。

    屋里散发着淡淡的口香糖或薄荷的气味——w也已经无力分辨到底是什么的味道了。他只是努力的呼吸着这沁人心脾的气味。他的目的大概只有一个,也仅有一个——这样做好像就能够从某种程度上接近泉儿似的。本来也是吗,这里的一切都跟泉儿有关。

    此刻,w在心里偷偷的笑着想: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吧!

    恍惚间,泉儿走了进来。她穿着粉红色的衣裳,w现在也只能看见那粉红色的衣裳了,因为他躺着,眼睛正好与之平行,不允许他往上或者向下看。那是象征温暖的颜色,或者说,衣裳上面包涵了泉儿身上流露出来的温暖。她胸部的弧度虽然不大,总是那种小巧玲珑的感觉,但仅仅是脸的轮廓美,再加上那飘逸的长发,便足以概括中国女性特有的美了。

    泉儿看着w笑了笑,这种笑容在w看来,只有他喝醉的时候,在泉儿细嫩的脸上才会显现。那是弥补遗憾与过错的笑容。w现在醉着,泉儿的笑容应该是没有杂念的,是无邪的吧!w在心里想着。

    泉儿还在笑着,说:“走吧!8点多了。”

    w说:“是得走了,”他想挪动身子,却无能为力。

    相茹走了进来,说:“别走了,今天就住在这里吧!”他好像是在给w说,又好像是在劝告泉儿。那语气在任何的人听来,都会认为w与泉儿一对眷恋的人。w此刻也这么想着,是呀,为什么不是呢?他们不是很合适吗?在任何人看来都是这样,就连公司里打扫卫生的老太太也如是说。可为什么不是呢?他们却只是有着一层神秘关系的人,他们只是互相猜疑着对方的人。泉儿对w更是如此。她总是把一些小的事情想得太芜杂,好比说:有这么一天晚上,w接到一个以前女同事打来的电话,而泉儿发现了,就会把这个电话看得过于重要,而这个电话以及与这个电话有关系的事情,也随之变成了一些有着威胁的东西。又比如说,有一天晚上,w诚恳的要约泉儿出去,这对一个善良与忠诚的男孩来说,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然而,泉儿却只是莫名的拒绝,(这种拒绝也是越来越严重了。这在他们刚认识的时候,是不一样的,那时候,笑容是多么的纯真,他们也是彼此信任,他们甚至用一种神秘的眼神与默契约定了终身)w便会忧愁的离去,而泉儿又会很在意w到底去了哪儿呢?她想着:他是不是跟别的女子去幽会了呢?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如果w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会感到奇怪的。女人啊,你是多么可笑的人啊!女人啊,你又是多么的难以琢磨!其实w只不过一人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独自的苦恼与徘徊: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呢?爱一个人为什么得不到别人的信任呢?

    w一边捉摸着一些事情,一边回答着相如姐的话:“不能住,相茹姐,我躺躺就好了!”

    而泉儿此刻已经迈出门去,叫上了姐姐海兰,她们两个人对相茹说:“我们走了,舅母!”

    相茹也答应着:“哦,慢点!”

    说着她们就在瞬间流淌在在漆黑的夜幕里了。

    w此刻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她们的对话,这就表示他还没有睡着。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把沉重的身子从床上拖了起来。他果然是喝的不少,屋子里有几个搐动的人头,他们是相茹、相茹的丈夫刘海阔、相茹的妈妈,还有6岁的女儿也在一边的地上玩着扑克。然而,w的眼前却只是朦朦胧胧的一片,他踉踉跄跄,仍然在控制着自己的思想与声音:“我得走了,相茹姐,刘哥我得走了。”

    然而换来的却是一阵又一阵的挽留,刘海阔说:“小w,别走了,你喝多了!”

    刘海阔倒是一个蛮实在人,三年前w与他意外的相识了。他的为人,w早就发现了。刘海阔也早就了解了w是一个老实的人,他们总是有很多的话说,这些话也并没有两人年龄的差距而受到任何阻碍。加上两人又都能喝些酒,也就成了越来越投机的朋友了。所以在今年年初时候,刘海阔的外甥女泉儿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便把泉儿介绍给了w。w也喜出望外,看着眼前的妙龄少女,他不禁情窦初开。w便找关系让泉儿在自己做事的公司谋了个好差事——每天只是做在办公室里接个电话而已。

    w立刻回应道:“我没事,刘哥,没事。”

    相茹也说道:“别走了,不必担心,床有的是,你这样怎么能走的动呢?”

    w还是迈出了步去,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自行车。他此刻在心里想:要是泉儿对我如此该有多好啊!还有她的姐姐,要是她们对自己没有这么多的猜疑该有多好啊!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事情!然而事与愿违,现实也总是比想象残酷。对于这一点,恐怕是谁也没法说的清楚的。w又想起了西方一位哲人所说的话:满世界的人都在谈论爱情,但它却像精灵一般,没有任何人见过它。

    这真的是这回事最精辟的概括了!想着想着,w的眼角不禁有一滴泪悄悄滑落,遗失在凄凉的马路边上。显然,他并没有酩酊大醉。

    相茹推着w的自行车往前赶,一边还嘟囔:“你喝多了,还能走呀?”

    w说:“相茹姐,你回去吧我现在好的多了。”

    相茹执意推着车子,把w送到了村口,又叮嘱了些路上小心之累的话。

    w向他道了别,便蹬上了车子向远方驶过去。因为他知道,泉儿和她的姐姐还没有走远,他不知道自己这么想有什么目的。

    昨日的一场大雨残酷的把w脚下路上的泥土冲走了,剩下的只是裸露出来的石头,石头洁白而且光滑,一直向路的前方延伸过去。就像一个庞大女人的肚子上并排长了许许多多的乳房。

    w还追上了她们,这大概要怪罪酒精给自己带来的刺激。她们已经走到了到达公司的最后一个十字路口。她们说说笑笑,好像在议论某一个人,w倒是想她们如果在善意的谈论自己该有多好啊——是善意的!然而她们会这么做吗?好像不会!

    “喂泉儿”

    泉儿和她的姐姐回过头来,泉儿一脸的诧异:“w,你怎么追来了呢?怎么没有住在舅母家呢?”

    w倒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是呀!自己为什么要追来呢?自己对泉儿的任何关怀,都不会换来她的惊喜。这在泉儿以及她的姐姐看来,只不过是欺骗,说任何话,也只不过是某种谎言。这在任何人碰见这种事情,是多么的不平啊!别人根本就没把你当怎么的一回事,而自己却还那么的痴情,那另人可笑的痴情。但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这在别人看来或许什么也不是)w还是用嘿嘿的笑了起来,用朋友的口吻说道:“天黑了!我送送你们吧!”

    “不用了,你喝的恐怕不少,”泉儿含蓄的说道“你送我们,等会难道我们还要送你回家?”

    w又说道:“那你们慢点啊。”

    “你回家吧,也要慢点。”泉儿的海兰此刻用一种平淡且无聊的语气说道。

    “一切尽在不言中。”末了,w不知道如何为今天晚上结尾,就说了这么句话。

    泉儿咯咯的笑了笑,又说:“你呀,不能喝还喝这么多,明天上班可别爬不起来了!”语气间所透露的细致的关怀,不禁让w的心微微伤痛起来

    w在心里想:这是怎样的关心呢?是爱与被爱的那种?还是处于朋友的面子才如此做呢?要是前面的,该有多好啊!况且自己的那么真切的在乎着泉儿,这甚至在泉儿的舅母——相茹那里都得到了肯定与支持。要不然她是不会喜欢给他们创造在一块的机会的。就像是今天上午,相茹打电话给w说:“你来吧!我们都在,我们一起去爬山,不好吗?”聪明的人都会知道,这是给他们制造着某种和谐相处的机会。

    可泉儿与她的姐姐可不是这么想,泉儿或许也这么想过。那应该是在认识w的最初的日子里,那真是些快乐的日子!他们总是在一起,谈自己的童年,或者谈某一个歌星,更奇特的是,泉儿是一个喜欢足球的人,这在她温柔的性格看来,确实有些不妥。而w却是一个十足的球迷,他们总是喜欢谈贝利,贝克汉姆,谈谈中国的足球。他们说话的时候,不会有任何的顾虑,因为他们彼此相信对方。更不会像现在这样,说几句话就如同下一盘棋一样,每说一句都要步步徘徊,步步深思。如同彼此的内心在进行着某种斗争。那时,他们的关系并不是现在这般紧张与尴尬。然而那却是些充满阳光却短暂的日子,是因为泉儿姐姐的来到而给那些日子收了尾。

    要知道,泉儿在对待爱情这回事上,是多么的没有主见啊!加上姐姐那偏激的思想——她们可是从小一块长大的,所以她什么也听姐姐的。这一切也随之变得荒谬与不符合情理,就像是两个人谈成的一桩大买卖,在突然之间,其中一方反悔了似的。

    想到这里,w就不再想了。因为他感觉这怎么能怪别人呢?或许本来就是自己犯了错还不知道呢?!

    他把车子掉转了车头,朝自己租住房子的方向驶去。好像心里还有些不安,于是又回了两次头,看见泉儿和她的姐姐渐渐的变成了两个小黑点,消失在通往前方的路上,他才加快了自行车的速度。

    w终于在几分朦胧中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他感到身上的酒气好像轻的多了。他打开了屋里的灯,却发现灯光不如昨天的明亮了,难道是酒精使眼睛也不听使唤了?大概是吧。他拿出了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又默默的读了起来,那是一个炽热而不幸的爱情故事“她的倩影时时跟随着我,寸步不离!无论是醒着还是在梦里,她都充满了我整个心灵!这里,我一闭上眼睛,这里,在我的内视力汇聚的额头里,都有她那双乌黑的眸子显现。就在这里!我无法向你表述!我一闭上眼睛,她的明眸就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