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阿时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应征者乏力的踩在马路边上,恍若一条孤独游弋的鱼。马路像条河,无边际干涸的河。垂柳叶子簌簌飘落,在应征者的耳边来回荡漾,发出“刷刷刷”的响声。有几片叶子竟然放肆的击打在应征者的面颊上,仿佛也在讥笑他失落的脸与失落的心。为了逃避这无聊的环境给自己带来的困扰,应征者向着马路中间迈过步去。他控制着自己的步伐,像是控制着别人的步伐。

    此刻,应征者的脚不偏不正的落在马路中间清晰可辨的黄线上。一辆载满货物的大货车在他面前3米远的地方戛然而止。汽车刹车时产生的剧烈摩擦声仿佛在来自那遥远的天边,但应征者清醒之后才发现那声音其实就在自己跟前。货车司机恼怒的摇开了车玻璃,伸出了硕大的脑袋,扯着嗓子尖声骂道:“你他妈的,早死啊?!”

    司机的吆喝声让他吃了一惊。他顺着声音望过去,便看见了司机满脸那另人厌恶的疙瘩肉。应征者哆嗦着向后退了两步,面膛也变成了煞白的颜色,他目光呆滞的向前瞅了瞅,紧接着又低下头来。但司机却不肯罢休,他豁然的打开了汽车门子,纵身一跃便跳下车来,迅速的走到了应征者的面前,用力的掐住他的脖子,然后把他高高举过头顶。货车司机如此做大半是把自己的身躯看得过于庞大,因为眼前的人实在是弱不禁风。他一边这样做还在嘴里一边骂道:“兔崽子,难道你不要命了吗?”司机像一头发疯的豹子一样气喘吁吁,当他注意到面前的陌生人对自己的举动没有任何反抗意识的时候,更是夸大了自己的优势——他把胳膊使劲向着旁边一甩,应征者便像一条死狗一样倒在地上了。司机顺势抬起自己的右脚,迅速落在应征者的身上,使劲的撵着他的肚皮,那感觉就像在撵一只垂死的虫子。但他感到还没彻底泄愤,于是,他又像踢皮球一样拼命的在应征者的头上踢了几脚。紧接着便听见了应征者发出了两声毛骨悚然的呜呜声。

    在做完了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司机突然变得平静下来。因为他感觉眼前的陌生人大脑好像有些问题。他会不会是个痴呆呢?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会呆若木鸡呢?因为应征者此刻像一个傻子一样躺在地上发着的痛苦的呻吟声,那声音就像轮船在水面驶过时带起的风声。司机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慢慢整理着由于怒火而弄乱的西装。他觉得有必要弄明白眼前是怎样的一个人,于是他问到:“小子,你是什么人?”

    “一个应征者。”应征者有气无力。他躺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因为他根本就不打算爬起来。他无所事事的坐在地上,当他听到司机的问话后,便停止了呻吟,俯视了司机一眼这样回答道。

    “应征者?”司机不解的问到。

    “对,一个想当兵的人。”与其说是在回答司机,倒不如说是在嘀咕给自己听。

    “可是,你为什么想要当兵呢?”司机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问这样一个问题,但问题却脱口而出。

    “因为我想改变自己。”应征者的脸上泛着严肃的光。

    “改变自己?”司机变得更加疑惑了“不过,你现在应该马上回到马路边上去,因为我看你像一个病人。”司机说着,伸出了胳膊,以便用来搀扶。

    两侧飞驰而过各种车辆的纷杂声过早的淹没了这一切。应征者蹲在马路边上,想要再一次抬起头来细细观察的时候,司机已经发动起了汽车并在瞬息消失在马路的尽头了。

    应征者感到无比的窒息。马路不仅粘住了自己的腿,仿佛也粘住了自己的心。

    两小时前,应征者在一年一度的征兵体检中,被残酷的拒绝在县武装部的门口。这会儿,他想回忆些另自己欣慰的往事,但突然觉着大脑倍感疲惫,回忆也就变得奢侈。他试着移动了两下脚步,幸好还有知觉。于是应征者向着左侧迈步并且蹲坐在旁边路岩石上,眼睛渺茫的望着远处的大山,但眼睛却也感到困乏,远处的东西也就变得模糊起来,干脆,他又收回了眼球,想坐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呆会儿,然后再做打算。

    一辆跑出租的三轮车与应征者擦肩而过,马达嗡嗡的震动声铺满了应征者面前的道路,三轮车在向前行驶了数米后停了下来。司机向着后面探出头来,好像在等待应征者走上前去。但等待毫无结果,他只好迫不及待的跳下车来,走到应征者的面前,殷切的问到:“小弟,搭车吗?”

    应征者会意的抬了抬头,这会他确实也感到劳累了,因为他已经走过了从县里通往镇上的大道,现在还要继续行走在从镇上通往村子的小道上。不过,这小道要远的多了——村子坐落在镇子的边缘上,还需要步行十里地才能到达村子。可是,天的一边已经出现了绯红的晚霞。

    应征者试探着问道:“到前面的村子要多少钱?”

    “五元钱,”三轮车司机斩钉截铁的回答,紧接着又补充道:“不讲价。”

    “我是本地人。”应征者提醒似的说。

    司机滑稽的笑了笑,说道:“你爱哪里人就哪里人。”

    “还是步行吧。”应征者沮丧的说道。

    应征者走在三轮车滚滚而去带起的尘土中,如同行走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他的脑袋耷拉着,如同挂在脖子上一般。他的长头发随风飘扬,如同高高而挂的旗帜一样。由于气温骤然变得寒冷起来,他的手也缩进了衣裳的袖子里面,身上的裤子也因为过于肥大,在秋风中瑟瑟抖动。

    远处的华灯已经伴随着黄昏的来临而绽放开了,应征者到达村口的时候,隐隐约约看见了村子里袅袅飘起的炊烟。幸好没碰见一个熟人,否则,他将会碍于面子而懒的解释自己的悻悻而归。

    父亲是第一个看见应征者归来的人。那时候,他在喝酒。他总是喜欢把酒瓶子高高举过鼻梁,让那些高浓度液体咕咚咕咚的流进嘴里去,然后很无奈的吐出熏人的酒气。他看见了应征者木然的站在屋子的在中心,先是吃了一惊:“你回来啦?”

    应征者说:“嗯。”

    “你怎么回来啦?”父亲问到。

    “嗯。”应征者毫无表情。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父亲不悦的问道。

    “嗯。”应征者头也不抬。

    “你不应该回来的,”父亲说“看着你这张脸,我就知道没什么好消息。”

    “嗯,我没验上兵。”应征者的声音又变得沮丧起来。

    “怎么会呢?。”父亲似乎在怀疑自己的耳朵。

    “是的。”

    “为什么呢?”父亲甚是失望。

    “医生说我有病。”应征者沉思了片刻,声音沙哑的说。

    “有什么病?”父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应征者。

    “医生没说清楚。”应征者显得不耐烦了。

    “没病的都验上了?”父亲还是不罢休。应征者的眼睛黯淡无光,他俯下身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有钱的都验上了。”

    父亲便不做声了。一旁的母亲却低头开始嘟囔起来。那声音通过应征者的耳膜进入他的小脑仿佛是拖拉机发出的扑腾扑腾的声音,而在父亲的印象里却像是蜗牛在他的心肝里爬行一样。于是,父亲把这声音听成了是阴森森的哭声。他大吼了一声:“哭什么哭,我还没死!”

    母亲顿时鸦雀无声了。但少许之后,她的双眼恐惧的朝着父亲这边望了过来,无助的恳求道:“你们真的要花钱吗?”

    父亲瞥了她一眼,没吱声。应征者这时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低沉的好像不是由人发出来的“我不当兵了,”他明显感觉有一股撕心肺腑的声音又回到了自己的胸腔里,所以他又叹气般的重复了一遍“我不当兵了。”

    “真个不当了?”父亲的语气显得焦灼。

    “嗯。”应征者说。

    “怎么不当了?”父亲好像要重新判断应征者的回答。

    “怎么当呢?”应征者绝望的回答。

    “那好吧,”父亲明显底气不足“可是,当兵的确能改变一个人。”他又用肯定的语气陈述道。

    街上的叫卖声是八点的时候响起的,与其说是叫卖,倒不如说是痛苦无奈的喊叫。

    应征者无聊的说道:“街上有人在哭。”

    “不是哭,是叫卖。”母亲解释道。

    “不过很像哭。”应征者说。

    父亲的咳嗽声在这会也占据了屋子所有的空间。那声音持续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应征者的忍受能力。与其说他是在咳嗽,倒不如说是咳嗽这种动作在控制着他。他本来是想说些什么的,但这突然钻出的声音就像洪水一样绝情的把他的话扼杀在嗓子眼里了。在咳嗽声发出的最后几秒种里,父亲在屋子里来回踱起步来,当走到墙角茶几的时候,停住了脚步,从茶几的下面抽出一张卷旱烟的薄纸片。他那双生满老茧的手此刻在灯光的照耀下就像一块枯死了的木头。他卷起了旱烟,可是烟才刚刚点着。到了嘴边的话还未崩出来却又被浓烟呛了回去,于是,第二轮剧烈的声音又在瞬间开始了。

    应征者看了父亲一眼,百无聊赖的说道:“烟丝发潮了。”

    父亲终于咳完了,可他还是把嘴巴还张大大的,一颤一颤的发出蔫呼呼的响声。他终于费劲的说起话来:“儿啊,你要喝豆腐脑吗?”

    “不喝,”应征者或许对那东西不敢兴趣,又或许是对父亲的话不敢兴趣。

    “喝点吧,清热去火的,才五毛钱一份。”母亲也撂下了手中的饭碗,觉悟似得说道。

    “清热去火?”应征者若有所思“那好吧,就来两份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