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别闹了!校长大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卢碧臻轻轻地推开了那扇分隔两人的门扉,寂静无声地走进孟凛德的房里,她温柔地望着孟凛德的睡颜,不禁露出了一个令人为之神迷的笑容。

    凛德,她的最爱,她此生永不后悔的抉择。

    卢碧臻缓缓地在床边为他将毯子拉上,心中有着一种重获被爱的感动,她终于办到了,不是吗?她现在真的用着血肉之躯用着属于她的眼睛望着凛德,甚至能亲手为他披上被子。

    卢碧臻不愿这场梦清醒,因为这只是一场短暂而甜美的梦幻,她要这场梦变成真的、变成永久,所以她必须

    孟凛德猛一翻身,双眼警觉地瞪着在月光下闯进的人儿,那头长至臀际的粟色秀发是他所熟悉的,但是她脸上的表情

    “凛德。”卢碧臻柔柔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孟凛德扬起一道眉,这么晚了,她到他的房间干么?而且喊他“凛德”?绿绿从来没有这样喊过他,她只叫他“校长”他一点儿也不介意她越矩地叫他凛德,多么清脆的声音啊!真希望她能多叫几声,最好以后都这么叫他。

    “凛德,是我。”卢碧臻有月光的照映下眸中闪着盈盈的泪光。

    “我当然知道是你,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孟凛德盯着她脸上滑下的一滴清泪,忍不住地倾身伸出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怎么了?你作恶梦了吗?”

    卢碧臻将脸贴进他温暖又厚实的大手掌中来回摩挲着,双手也轻柔地盛着他的关心“凛德,我没事。”

    孟凛德简直不能相信她会这么做,这根本是挑逗!

    这么晚的夜里,她穿着一身的睡衣来到他的房里,用着他从未在她脸上见过的柔情望着他,轻柔又充满诱惑地叫着他的名字,就算是柳下惠都会禁不住地怦然心动的。

    孟凛德低吟一声,恨不得狠狠地吻住她,他连连深吸了几口气,望着她眼中流泄而出的爱意“绿绿,你在考验我是不是能忍你的诱惑吗?”卢碧臻敛回笑意,心中感到一阵剧痛撕扯着她“你不认得我了吗?”他还是认不出她来,她的身体虽然是杨绿的躯壳,但她却是卢碧臻,与他结婚两年的妻子啊!

    “你想做什么?”孟凛德直觉杨绿在这种时候根本不可能对他做出如此深情的举动,尤其他一直信定绿绿拼命地在闪躲他。

    卢碧臻略微哀愁地微笑,凄楚的双眼望着一脸警觉的孟凛德“凛德,你不认得我了?我不是杨绿,我是碧臻啊!”“碧臻?你从哪里得到这个名字的?”孟凛德隐隐地对杨绿如何探知卢碧臻的名字而感到愤怒,她不该如此深入他个人隐私里的。卢碧臻曾是他过去生活的一部分,但他一点也不希望杨绿知道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

    卢碧臻摇摇头,笑容里牵起了一抹属于卢碧臻的笑容“你不相信是不是?但我真的是卢碧臻,你死了八年的妻子,也许这听起来很荒谬,但我真的存在,存于杨绿的身体里面。”

    “绿绿的身体里面?你在说些什么?“她脸上的那种笑容让孟凛德遍体生寒,那笑容他太熟悉了,眼前后人明明是杨绿,但是她的动作举止和说话的方式却象是碧臻,早已离开人世八年的碧臻。他撇开那股不对劲的思绪,温柔地瞅着杨绿,绿绿也许真的受到了什么刺激,不愿承认自己的存在“你若不是绿绿,那天下就没有人是绿绿了。”

    “凛德,你看到的人的确是杨绿,但是此刻的她正在熟睡中,杨绿先天上的体质很特别,就在上次你叫她把耳环拔下时,我就被她的灵气吸入体内了,由于她的耳环压制住灵气,我被困在她的身体里出不来,这次是因为她睡得太熟了,我才发现原来我可以在她睡眠的时候控制她的身体。”卢碧臻怜爱地睇着孟凛德“凛德,相信我。”

    孟凛德扶着头“教我怎么能相信呢?你是绿绿体内的碧臻?”为什么牵扯到绿绿,他身边的每一件事都是如此的荒诞不经?

    “我是。”卢碧臻笃定地回答。

    孟凛德沉思了半晌,决定暂先相信她所说的话“绿绿知道这件事吗?”

    卢碧臻微微摇着头“她不知道,我们两个人的波长接不上,虽然我曾经试过和她说话,但是她都没听到,而我却可从她的眼睛里见到一切的事物。

    “我该告诉她吗?”孟凛德犹豫地望着明明是杨绿的卢碧臻,绿绿的体内住着他的亡妻,要是她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上回她只是见到了身边的孤魂野鬼,她就吓得昏倒了,这回若是告诉她,她的身体里面还住着一个不存在于人世的幽魂,恐怕绿绿的反应不是他所可以预料的。

    “凛德,我不希望你告诉杨绿这件事。毕竟我不想离开你,若是她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离你而去的,我想每天都见得到你,即使在杨绿熟睡之际也好,凛德,我很珍惜能与你相处的时间,请你不要告诉她,好吗?”卢碧臻轻声地要求着,对于杨绿,她还有一个打算。

    孟凛德颔首“我答应你。”

    卢碧臻喜欢地在他脸颊上留下一个轻如点水般的吻“谢谢你,凛德。今天晚上你很累了,我不再打扰你,倘若明天晚上你想见到我,那明天你就带杨绿去玩个痛快,她若睡得很浅,我是无法操控她的身体的,惟有她熟睡时,我才能以这个身体来见你。”

    孟凛德若有所思地抚着脸颊,他说不上来,吻他的是碧臻,或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亲吻他,哪一个人的感觉他比较喜欢,毕竟根本没有人可以比较这种奇异的经验。

    尤其是他的妻子叫他明天带着他现在心动的人儿出去约会,宵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吗?而她们又同在一具躯壳里面。

    卢碧臻缓缓地靠近他,拉起床上的被子钻了进去“我今晚可以睡在这里吗?八年来我一直想这么做,今天总算可以做到了。”

    “但是明天绿绿发现她在我的床上,那该怎么办?”孟凛德想起上次杨绿发现自己在他床上的那股震惊,他就不太愿意冒险,毕竟瑞同他说话的人是碧臻,不是睡前坚持要搬出去的绿绿,倘若绿绿明早发觉她又在他的床上,不管她睡前的决定是什么,一定会下定决心搬离这间屋子。

    卢碧臻笑了笑“那还不简单,你在我睡着后,抱着杨绿的身体回她房里去睡不就成了?凛德,答应我?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你,我想看着你入睡,我要用着我的眼神望着你,而不是杨绿的眼睛。”

    孟凛德的心中十分地矛盾,他非常愿意答应碧臻的要求,但她的身体却是绿绿,这下子他该怎么做?若照绿绿的意思绝对不能这么地让她睡在他的床上,但是碧臻的深情却令他水忍将她赶下床。

    孟凛德在心里挣扎了一会儿,终于向碧臻的提议妥协“好吧!我看着你入睡,在你睡着之后抱你回到客房。”

    “谢谢。”卢碧臻漾开了一个好甜、好甜的笑容,将身体贴向孟凛德,然后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感受着他的体温。

    她没有时间了,虽然杨绿开始动心了,而凛德的反应也令操心不已,或许她该当机立断,现在她已经可以操控杨绿的身体了,不是吗?

    所以她一定要,她一定要找一个适当的时机,一个不会让凛德愤怒的时候,杀掉杨绿!

    然而孟凛德并不晓得卢碧臻内心真正的想法,他望着杨绿沉稳的睡颜,心里百感交集。

    先是绿绿闯进了他的心时,扰乱了他所有的心思,后有碧臻居然在绿绿的体内,用着绿绿的容颜深切地爱恋他,面对这两个进入他生命中的女子,他要怎么做对她们两个才好呢?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问题了。

    孟凛德望着窗外漆黑的天空,手指不由自主地抚着杨绿柔软如丝般的秀发,静静等待黎明的到来。

    杨绿猛然地吸了口气,直到她的肺中充满了新鲜的空气,她的确是需要一点空气来清醒、清醒,更正,是非常地需要。她慌张地跳下床,垮着一张脸瞪着显然还没有醒过来的人。

    她会梦游吗?杨绿十分悲惨地想着。怎么她又睡在他的床上了?投射进房里的光线明显地告诉她:这不是她的房间,而且就跟过去的每个晚上一样,她又跑到孟凛德的房里睡觉了。

    哦!天啊!杨绿很惨地低吟一声,过去两个礼拜她几乎每天早上醒来都在孟凛德房里,所幸孟凛德到高雄出差,没发现她的窘境。但她发誓她会在他回来之前,改掉这个跑到他房间睡觉的习惯,结果她还是

    杨绿蹑手蹑脚地打房门,深怕轻微声响会吵醒孟凛德,但愿他整晚都没发觉她睡在他身边。她得趁现在赶紧逃回自己的房间里,当作这件糗事从来没发生过,或许她该考虑今天晚上睡觉时,把自己五花大绑在自个床上,免得总有一天东窗事发,那可不好玩了。

    杨绿偷偷地从门缝瞄了一眼在床上的孟凛德,为他没有清醒而松了口气,然后轻巧地将门关上。

    杨绿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抓抓自个儿凌乱的马尾无聊地扫着,星期天一大早爬起来可不是她的作风,但刚才这么一吓,都把她的瞌睡虫给吓跑了,她想睡回笼觉都有不行了。算了,先想想怎么骗他拍照,光明正大地以搬家为威胁必定会引起他的怀疑,她得先另外想一套说辞取得他的同意,而且要在隐约之间让他明白他若不肯合作,她就会拿搬家作为最后通牒,其实她不是真的想搬走,只不过是早走晚走的问题罢了。屋子重建好,她还不是一定得滚出来。

    杨绿叹息,百般无聊地将两条长辫解开,用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梳着打结的头发,怎么想都没有好方法,她这颗聪明过人的脑袋是怎么了?居然会为拍一个男人的照片而伤透脑筋?

    也许只要有关孟凛德的事情就会让她的脑子搅成一团浆糊吧!苞他相处愈久,她就愈挑不出他的缺点来。这对她是件可怕的事情,这世上当真有完美的人吗?孟凛德愈接近完人,她就愈觉得他不可能是人,完美的人是很可怕的,而她,最恨的就是完美。

    难怪她会讨厌他。杨绿蹙起眉头想着,将长得足以勒死一个人头发不自主地掐着,她就是生长在一个所谓“天才”的家庭里面。爸爸是天才、妈妈是天才、姐姐也是天才,在这个家庭中就只有她不是个天才。她在他们的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所以当父母亲都不愿接收她的时候,她并没有多大的惊讶。

    现在她又遇上孟凛德这么一个天才,教她怎么能不讨厌他呢?她并不希望自己对孟凛德的反感少一点,但是似乎愈来愈困难。

    “你起来了。”

    孟凛备的声音惊醒了杨绿的沉思,吓得她差点摔进沙发里,她心虚地回头望着孟凛德一脸调侃的神情。

    “早,我没有想到你起得这么早。”孟凛德带着笑意瞅着她,其实他在她逃出房间的时候就清醒了,只是为要给她和自己一个台阶下,所以他等到她去后几分钟才出现的面前。没想到他昨晚居然睡着了,没将她抱回客房,瞧她有点心虚又有点不安的表情,他确定这么做是做对了。

    “嗯,早。”杨绿弯扭地顺着头发,眼睛不知道该往哪能摆,他这么快就起来了,幸亏她跑得快,再晚个几分钟她就非把自己当场活埋不可。

    孟凛德随意走进浴室里“你今天有什么节目吗?”

    “嗯?“杨绿一时不能反应过来,他问这个干什么?

    “你今天和人有约吗?“孟凛德在浴室里面刷着牙,满嘴泡沫地问道。

    “没有。“杨绿简短地回答,一面揣测着他心里的意图。

    孟凛德在脸上抹满泡沫,用刮胡刀刮起胡子来“没有?”象绿绿这种美少妇星期天会待在家里没人约?真不可思议“你的男朋友呢?”

    “我没有男朋友。”这下子又问起她的男朋友来了,他究竟想做什么?这算不算侵犯隐私?杨绿很后悔自己不该回答得那么快的,她大可以不作回答。

    “我想你这样子的年纪应该是最想谈恋爱的时候,怎么会没有男朋友?”老实说他很高兴听到这个答案,免得他会一时冲动得痛扁那家伙一顿。

    “并不是每个人到我这年龄就会发春,我很忙,而且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交男朋友对我的生涯规划没有帮助,所以我不想浪费我的时间。”

    “浪费时间?”孟凛德听出她的口气有些不悦,猜想她大概不太喜欢这个话题“也许,以一个师长的角度来说,你的确是个非常好的学生。但是以我的看法,谈一场恋爱并不算是浪费时间,你可以学到很多其他的事情。”

    杨绿扬起一道眉,望着孟凛德从浴室里走出来“这是你的经验谈?”

    “不是的。”孟凛德对着她展现了个杨绿从来没见过的英俊笑容“就是因为我念书的时候跟你有相同的想法,所以我把所有的时间花在念书上,而现在却很后悔。”

    杨绿将嘴翘得半天高“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后悔的,你得到名、得到现在的地位,不有一群把你捧上天的下属。你还不满足啊?”杨绿做了一个鬼脸“我猜你是全台湾第一个在三十二岁就当上专科校长的人,每个人都说你年轻有为,开的是跑车、住的是洋房,还是个双料博士,有钱、有地位、有文凭,没有祖荫的人很难象你这么年轻就有如此富足的生活。”

    “但这不是我所想要的。”孟凛德别有所指地说道。

    “那你还想当总统喽?”杨绿嗤了一声。

    “不,我只是后悔没有年少轻狂过。”孟凛德认真地望着杨绿“我没有经历过童年的欢乐、少年的莽撞,失去了这些,现在想起来有些遗憾。绿绿,少年老成并不是件好事,是什么年纪就该做什么样的事,珍惜这些,往后你才有可以怀念许久的回忆。”

    “天哪!听起来你好象已经六十岁了。”

    “我象吗?”孟凛德好笑地望着杨绿。

    “非常象。”杨绿泛出了一个笑容“众所皆知你是个老古板,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已经老到要去回想以前来度过你余生了。”

    孟凛德也笑了“这只是我的想法,我并没有老到如你所想象的地步。”

    “你想证明吗?”杨绿的笑容里渗进了一丝诡异和算计。

    “证明什么?”孟凛德看着她那笑得很贼的嘴角和异样神色,心想若是杨绿要他热吻她,他可是非常地乐意证明他很年轻。他会将她吻得头昏眼花,直到她没办法靠自己的双脚站在地上。

    “你不玩得动啊!”杨绿笑得更加灿烂了,她突然地跑回她的房间,长发随着身子在身后飘散着“刚好我今天整天也没有事,所以我为了可怜可怜你这个老人,就让在陪我去疯一整天好了免得你真的连一点年轻的回忆都没有便苍老了。”最重要的是骗到他的照片!杨绿在心中加了一句。

    孟凛德领会了她的意思,不禁微笑地摇头,没想到居然是由她主动约他出去,这小妮子就不能把这种应该是男人做的事让他做吗?简直不把我当男人看。

    “还有。”杨绿从门边探出头,非常正经地向他说道:“记得不要再穿你那套百年如一日的西装,我看腻了,没有人出去玩还穿西装的,换套轻松一点的衣服,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

    “很好,请不要打扮一个钟头让我等。”杨绿满意地扩张嘴角将门关上。

    “我想我要吐了。”杨绿苍白着一张脸,用手捂着口。

    “你不会吐的。”孟凛德很笃定地回答,替杨绿拉开门“你还没有吃晚餐,空着肚子吐不出什么东西。”

    杨绿白了他一眼“谁说的?我被你骗了。”

    孟凛备满脸无辜地扶着她“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你说你不会玩,但是你今天的表现比我更会玩。”杨绿摇摇晃晃地半依在他的身上,她到现在腿还有些软得站不稳呢!“你真的没玩过?”

    “唔,玩过一次,但是记忆已经离我很远了。”孟凛德不在乎地耸耸肩。

    “所以你想一次玩个够本?”杨绿的头从来没有那么晕过,她任凭孟凛备扶着到一张歇息用的椅子上坐下来,对他的行为实在是又气又恼。

    孟凛德咧开嘴“我没想你这么快就玩完了。”

    “玩完?”杨绿瞄向他们刚才下来的地方“搭一次三百六十度的云霄飞车谁都不会有事,但是我没想到你居然先付了七次的票,在这个烂东西上连续坐了七次,七次耶!你是疯子吗?坐了七次谁不玩完?”

    孟凛德微笑地不作回答,走到旁边的饮料贩卖机买了瓶果汁后交给杨绿“喝点东西吧!我想你一定口渴了,毕竟我头一次见到有人尖叫了这么久。”

    杨绿把果汁丢回去给孟凛德“我在反胃。”

    天哪!早知道孟凛德非常喜欢玩那些在天上转来转去的云霄飞车、海盗船、太空船违反地心引力守则的东西,而且愈刺激的他就玩得愈不亦乐乎,她就不会带他来游乐园。

    到了游乐园她被他拖着到处跑,连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杨绿决定下次带他出来必须远离那些刺激的玩意,免得有天被他搞得精神耗弱。

    孟凛德在她身边的位子坐下来“头还没好吗?”游乐园要要关了,说不定云霄飞车他又会再多坐上几次,象海盗他就玩了有十次之多,她当然也陪他坐了十几次。

    “那我们出去吃晚餐,你想吃什么?”孟凛德兴致勃勃地提议。

    杨绿难过地咽了一口口水“你还有力气吃东西啊?我什么都吃不下。”

    杨绿白着脸望着孟凛德充满朝气的脸“我想我可能比你还老,我好累,很想回家睡一觉。”

    “晚上的节目由我策划,你忘了吗?”孟凛德才不想这么快就把美好的一天划上句点。

    “还要玩?”杨绿呻吟“我可不可以不要玩了?”天啊!就快晚上了,她一整天被他拖着晕头转向地到处跑,连一张照片都没拍到手,错过今天,她得另想办法骗他的照片了。

    “既然你答应让我这个老人有多一些的回忆,愿意陪我一整天,那就别让我觉得还有遗憾,而今天还没过,你陪我云吃晚餐吧!”孟凛务暗自在心中窃笑。

    杨绿很不甘心地瞪着他“我发觉我真是‘舍命陪小人耶!真后悔今天早上对你施舍我少得可怜的同情心。”

    “关于你的施舍我会找机会报答的,所以你就将就一点吧!我答应你吃完晚餐就让你回家休息,怎么样?”

    杨绿低头不语,非常勉强地站起身来“一言为定。”

    孟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