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别闹了!校长大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杨绿从沉睡中醒来,懒懒地伸手挡住阳光转个身,这个被窝真是舒服,让人恨不得在被窝里待上一辈子也不想下床,尤其是还有个暖炉在床上,温度的控制得刚刚好,不会让人感觉到太热,只是可惜吵了点,机器运转的声音好象人的呼吸声。

    喂,喂,等等,呼吸声?杨绿猛然地睁大眼睛,往自己贴过去的暖炉‘用力’看去。

    “唔——”她梗住了喉头的尖叫声和呼吸,她掐住自己的喉咙,防止自己非常想尖叫的欲望付诸实行。

    孟凛德?她怎么会在孟凛德的床上?她昨天晚上不是在他的客房里睡觉吗?难道是孟凛德跑到她的床上来了?哦!他怎么可以。

    但孟凛德不就睡在她的床上吗?还打着赤膊!杨绿实在没有勇气去翻开被子,瞧瞧他是否穿着裤子。哦!见鬼的老天啊!

    杨绿非常、非常慌乱地爬下床,这一惊动,孟凛德辗转地从睡眠中清醒,他显然还是在半睡眠状态中,凌乱的头发翘得很可笑,但是杨绿实在是没心思去注意到这么细微的事情。

    “你这么早找我有事吗?”孟凛德不悦地蹙走眉头,他虽然知道自己刚起床时的脾气不太好,但是绿绿不敲门就跑进别人的房间的习惯真是太差劲了。

    “有事?”杨绿不安地望着房间的四处,这究意是谁的房间啊?瞧他一副在这里很理所当然的样子,她都不确定这是谁的房间了“我在哪里?”

    “在我家,你忘了你家昨晚已经被烧毁了吗?”孟凛德望着杨绿,怀疑她是不是一早就忘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这个我记得。”杨绿厌烦地挥了挥手“可是你怎么会睡在我房里?”

    “你房里?”孟凛德看着每一晚陪他入睡的家具“这是我房里啊,你睡迷糊了吗?“

    他房间?!杨绿的脸色霎时刷白了,她瞪着孟凛德因为了解整件事而逐渐在唇边咧出的讥笑,她勉强地对他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对不起,我“

    “跑错房间了?”孟凛德代杨绿回答,心里有些遗憾他不是那个比较早起的人,这样他就可以看到绿绿睡在他身边的可爱睡颜了。

    杨绿干笑了两声不作否认,连忙转逃出他的房间“我想早点出去办事,今天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呃——你快穿衣服吧!我去外面等。”

    孟凛德望着她惊慌失措地逃出他的房间,不禁摇头起身着衣,他轻笑了出声,唉!都怪他睡得太熟了,错过了杨绿刚起床那副天就要塌在她头上的德行。

    她怎么会半夜跑到一个男人的房间里睡觉?!杨绿在门外猛抓着头,怎么也想不出自己竟然会做这种事。她又不会梦游,半夜也没去上厕所,更何况客房里就有厕所。那她怎么跑进去的?难不成是自己在迷迷糊糊之间走到他房里的?哦!怎么可能?她到底是怎么进去的?

    杨绿沮丧地弯下身来抱头呻吟,孟凛德一定把她当成笑话来看了,可是她又解释不出来自己为何会睡在他的床上。天啊!她身败名裂了。

    孟凛德一出房门就见杨绿蹲在地上一副苦恼不已的模样,漾在唇边的笑意更深了“你怎么了?”

    “我没事。”杨绿仰起头瞪着他嘴边的笑容,他的笑容实在是太可恶了,但她又找不出理由来骂他,为什么做错事的人是她呢?

    “别那么懊恼,这是你第一次来我家,我会原谅你半夜跑错房间的小小差错,不用放在心上,我不会在意。”孟凛德一针见血地刺穿杨绿心头的苦恼所在。

    可是我在意啊!杨绿在心底对自己说着“谢谢。我们可以去办事了吗?”

    “而你要穿在这样出去?”孟凛德挑起了一端眉梢,瞅着杨绿身上那套过大而且皱翻天的燕尾服。

    “我没其他的衣服可以换。”杨绿无奈地苦笑,昨天晚上睛宇把的也的制服擅自没收了,叫她舞会完了再去拿,可是昨晚她离开会场的时候简直气炸了,根本忘了拿回自己的衣服。

    孟凛德想了想,然后耸耸肩“走吧!我带你去吃早餐,然后买衣服,再到保险公司办灾后理赔,还有到银行办”

    “够了,够了,这些我都知道。”杨绿很深地呼了一口气“我知道今天一定会很忙,谢谢你好心地陪我去办这些麻烦的事情。”

    “这是我应该做的。”孟凛德微笑地接下了杨绿的谢意。

    “不,你可以让我一个人去伤脑筋,这些问题。”杨绿很高兴这次他们两个人,终于能在完全理智的心态下交谈,过去自已每次见到他时,除了失去理智还失去理智,她都怀疑自己的个性是否变了“我不能太麻烦你,我今天会顺便去找套房住。”

    “找套房?”孟凛德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你住这里就好了,为什么要出去住?”

    “呃,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我不能再麻烦你,就是这个意思。”

    孟凛德双手抱胸地望着她,眉间皱出了几条线“我不认为你很麻烦,而且我也不赞成你一个人住在那种龙蛇混杂的小套房。住在我这里不是很方便吗?我有空的房间,你也不必花钱,每天早上还有专车接送,你课业上的问题可以问我,为什么不住在我这里?”

    杨绿苦着一张脸“你说的都对,但是我不能接受。住小套房花不了多少钱的,我可以找学校附近的房子,等房子重建好了我再搬回来。”

    “绿绿,让别人来照顾你是那么困难的事吗?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头住,你可以暂时住这里,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麻烦。”他实在对他的固执很生气。

    “可是我”

    “没有可是,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的好心呢?”孟凛德认真地说“说出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我就让你搬出去住。”

    杨绿撇了撇嘴角,脑子里转了千万遍,居然找不了一个比较客观的论点“我没有理由,但是我不希望住在这里。”

    孟凛德懊恼地呻吟一声“别跟我来那套‘孤男寡女不可共处一室’的老八股,我不会对你做出不规矩的举动,但是若是你怕今天早上的事情重演的话你大可心放心,明天我要到高雄出差两个礼拜,这两个礼拜随你睡在哪里都行。”

    “不是这个问题。”杨绿羞红了脸,他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她根本就不是故意的,今天早的事只是一个小小的差池,他讲得好象她是个大色女似地。

    “既然不是这个问题,那等我们路上再说吧!再这么争下去一天就过去了,而且我空着肚皮的时候脾气都不太好。”孟凛德拉过杨绿杵在他们前的身子,半推半拖将杨绿拖上车,他打算用一整天的,来说服杨绿这个固执的小妮子和他住在一起。

    要不然每天不能借机见到杨绿,这个损失对他为说实在是太大了。

    时令正式跨入一年的最后一个月,温室效应也被寒冷的北风调和,散发着凉爽湿润,虽见不到冬天那副皑皑白雪的景象,亚热带的台湾也不失为一个避寒胜地。在这里四皆有花朵绽放着,乔木也终年翠绿,加上极少下雨的天气,冬天的台湾可以说是充满了生机。

    她最喜欢这种天气了!杨绿满足地嗅嗅湿润的空气,瘫坐在校园的草地上,非常难得地享受下午的空闲,顺便把这两个礼拜所受到的闲话全抛到脑后,他们要讲什么随他们去讲吧!嘴巴长在人家上她也管不住,何必自找苦吃,气坏了自己反倒令那些吃味的狼女们高兴呢!

    她实在懒得再去跟任何人解释她跟孟凛德有什么瓜葛,为何孟凛德要把花插在她的耳际,他高兴不行吗?他当初也说过他不想和“绅士”跳舞,而这堆长舌女真是厉害,不仅可以把没的说成有的,还煞有其事地扩大渲染,光是她听到的版本就有好几版,什么林黛玉、七年之痒版、一舞定情版、麻雀变凤凰版的。

    甚至还有人说她是孟凛德的私生女,真是令杨绿哭笑不得,实在是掰提太离谱了啦!她是孟凛德的私生女?那他几岁就开始“做人”?可笑!这些谣言制造者应该去当小说家才是,肯定大赚。什么电影情节全都钻进他们不切实际的脑袋中,要是他们知道她现在正住在孟凛德家中,那整个学校不全掀了才怪!

    想到赚钱,杨绿不由得一声轻叹,她向书店请了一个月的长假,等于没有收入,想着也许“玫瑰园”的生意可以补贴一点生活费,结果生意奇惨无比。光顾的人是很多,就是没一个肯掏腰包,他们都是来看热闹的!看来以后来“参观她”的人一定要加收门票,妈咪的钱她不想多用,用多少她都得补贴回来,所以说她现在的经济状况是很可怜的,为了省点房租,只好暂时将就地住在孟凛德的房子里了。

    杨绿再度地叹了口气,发呆般地瞪着灰蒙蒙的天空。

    “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任晴宇不知从那里蹦了出来,笑盈盈地咏着唐朝李白求恩怨情,她缓缓走到杨绿面前,低头瞧瞧杨绿皱起眉头,又继续念下去“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她拉长了最后一个字,双眼充满笑意地飘向杨绿僵硬的坐姿。

    杨绿不想搭理,就是这个疯子把自己踢下人间地狱独自欣赏好戏,她已经发誓和这个疯子绝交,不管任晴宇怎么逗她,她都不为所动,依旧瞪视着天空。

    任晴宇才不相信杨绿没看见她呢,杨绿又不是海伦凯勒,翻脸两个礼拜气总该消了吧!她那时做得实在有点过分,不过后来她都道歉了,这个死杨绿还是继续和她冷战,绝不宽怒她的“小小”罪行。不成!这样下去她就快无聊死了。

    任晴宇用两根手指头在杨绿面前晃呀晃的,杨绿一点反应都没有,任晴宇笑了“这还真是的变成‘望夫石’了呢!整天盼呀盼、望呀望的,可惜咱们的男主角瑞还杳如黄鹤,死待在高雄出差不肯回来,可怜我们多愁善感的女主角望穿秋水,成了化石喽!”她自动地在杨绿旁边坐下来。

    什么跟什么嘛!杨绿暗暗咬牙,不为所动。

    任晴宇继续自编、自导、自演,还带动作,她故作忧愁地低叹“唉!本来嘛,世间最难道尽是相思,小夫妻难耐离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只希望天长地久,两人黏到生生世世,石头烂掉也拉不开。嗯,这种胶水真是好用,要是能分离出来大量制造,赶快去申请专利,包我十代之后的子孙感激地对我叩头,让他们坐吃十代还不会流落街头。”任晴宇边说边点头。

    愈扯愈离谱了。杨绿翻翻白眼,仍然不理她。

    还不笑?任晴宇愣愣地瞅着杨绿,她这样耍宝还不够,她戳戳杨绿的肩“喂,杨绿,教教我怎么样把你和孟凛德之间的那层‘胶水’分离出来好不好?我一定分红给你。”

    “你分得出来就分吧!”杨绿淡淡地回答,若把她和孟凛德之间的那层巧合分离出来,名称绝对叫作“孽缘”!她真是倒了几百辈子的楣,才会撞上孟凛德这个白虎星投胎。

    任晴宇夸张地尖叫“这么说来你们真的有什么喽!对不对,谣言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是吧?所谓无风不起浪,是‘乱世佳人版’的吗?”任晴宇非常兴奋地问着,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芒。

    “乱世佳人版”是任晴宇自行开发出来的版本,她将杨绿昏倒事件再加舞会事件,加油添醋地凑在一起描声绘影,把杨绿当成郝思嘉,孟凛德当成白瑞德,反正都有个“德”字嘛!泵且把个性南辕北辙撇开不变,杨绿和孟凛德在为任晴宇心目中“乱世佳人”的翻版男女主角,二话不说就此定案。

    杨绿沮丧地呻吟“拜托你别乱说好不好?别人去说我不介意,舞会那天你刻意陷害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情况,还自己编了个版本来折腾我,你是想害我自动退学才满意吗?拜托!我又没欠你钱。”

    “好、好、好。”任晴宇举起双手投降“是我不对,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小女子这个无心的错误好吗?小女子我已经心惊胆跳了两礼拜,就差没找我老妈挂急诊了呢!”

    杨绿皮笑肉不笑地扯开嘴角,算是勉强原谅了任晴宇的错误“下次再这样,我就真的和你绝交。”

    “下次?还真的有下次啊?”任晴宇心直口快地问着,才发觉自己又说漏嘴了,连忙停下嘴皮,没敢再聒噪下去。

    杨绿射了道冰冷的目光,任晴宇逃避地装作没看到,口中还喃喃着天气真好之类的蠢话。

    “你来找我干么?不是来找打的吧?”

    任晴宇收回远处的目光,怜悯地跳起身来,拍拍腿上的草“当然不是,我是来讨债的。”

    “讨债?”杨绿确定自己没欠她钱。

    “是啊!讨债,一堆债主上门要我当债权人,和你讨回她们要的东西。”

    “记不记得你说过要卖孟凛德的照片?”任晴宇试探地问着。

    “我没说过。”杨绿果然反应激烈,目前她倒楣透顶,学校的谣言惹得她每天一下课就要冲去厕所躲起来,以防任晴宇及其他人过度的“关心”她都快得“厕所恐惧症”了,尤其她现在还住在孟凛德的家里。

    “杨大贵人你真忘事。”任晴宇不胜欷吁地叹息“你忘了三个礼拜前的话啦?你说过‘要卖可以,一张五百,一套两千’当时我学以为太贵了呢!谁晓得他的魅力这么大,已经有十七个人跟我预约了,她们甚至还告诉我就算再贵上一倍她们也愿意买,磕牙兼拍照留念,这就非得由未来的‘校长夫人’出马啦,虽然拍自己未来老公的照片来卖是有点缺德,但是你拍的照片肯定卖钱,光想到相片里的人闪着温柔与爱意一张卖五百还太便宜了呢!”

    “他、不、是、我、老、公!”杨绿愤怒地大吼“要拍她们自己去拍好了,五千块够她们洗上好几百打的照片。”

    任晴宇懒懒地讪笑“关键在于她们拍不到想要的表情啊!杨绿,那一种一往情深、温柔宠溺,用眼神迷死你的神情,孟凛德也许会对着她们的镜头笑,但是绝对不会有那种表情,要他的照片还不简单吗?校刊上一剪就是一大堆。”任晴宇前正视着杨绿,神秘又慎重地对杨绿说道:“只有你办得到,杨绿,我在舞会上见过孟凛德对你的眼神,我知道这种眼神就那堆顾客们想要的,只有你拍得到他那隐藏的深情,因为你未来的‘校长夫人’。”任晴宇信誓旦旦、非常自信地说着。

    “哦!”杨绿甚是懊恼“任、晴、宇,你是不是爱情小说看得太多了?白痴!你哪时候才会醒过来啊?拜托你认清楚事实好不好?他是校长、我是学生,我们之间根本不会有交集的,就算我现在住他家,我也不会”

    “你住在他家?!”任晴宇头一次听到这件事“孟凛德的家?!”

    杨绿这才发觉自己说漏嘴了,她不安地瞅着任晴宇好象又惊讶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