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别闹了!校长大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也许是上天偷听到了孟凛德的祷告,也许是杨绿和他的传言实在是太好玩了,所以当杨绿每天被孟凛德强制‘送’到车上,接她上下学了好几天后,她对于中心主任所下达的命令,她可当真脑筋一片空白,差点没当场昏倒。

    啊!气死我了!

    杨绿不自觉地开始拔着盆栽里可怜的叶子,将好好的一颗充满绿意的盆栽拔成光秃秃的一片,但她仍未有所觉地继续蹂躏着残存的枝干,将眼前的盆栽弄成一盆可怕的“艺术品”

    “嗨,嗨,杨绿,你再这么拔下去,也不怕有人撞见你这么损毁公物啊?”任晴宇见着杨绿一语不发地将那盆可怜的盆栽凌迟,不禁难过地蹙起眉头。

    杨绿没停下手中的动作“我才不管呢,你就当我是在磨爪子吧!”

    任晴宇有趣地笑了笑“磨爪子?你又不是猫,把爪子磨那么尖想杀谁啊?你家住在阳明山,路边枝干还不够你磨的吗?何必破坏学校的公物?

    “我高兴。”杨绿不怎么友善地回答。

    任晴宇叹息着,非常关心地将手臂越过杨绿的肩头,把整个人全挂在她身上“我明白你是在为你失去的清白难过,身为你的死党,我也不好受啊!但事实是没办法改变,虽然中心主任是有那一点糊涂、一点落井下石、一点人来疯、还带一点老人痴呆症,呃——可能不止一点,所以呢,我们要原谅他的白痴、低能,让这件事情将错就错算了。”

    “将错就错?”杨绿回头给了任晴宇冒火地一瞥“你说这种事情可以将错就错?受苦受难的人是我耶!我今天晚上一定要逃掉,谁想和那个没品德、没格调的家伙开舞!全校女学生又不是死了只剩我一个,就为了我是中心的执行秘书,就非得和他开舞不可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任晴宇有所思地望着杨绿“你是中心里职权最大的而且是‘母的’,校长不找你开舞,难不成找那两只‘公的’正副总干事开舞啊?”

    杨绿头一次憎恨念这间阴盛阳衰的学校,只要男的到这里念书都被当成宝似的,每年学生活动中心的正副总干事选出来的不是又酷又帅的帅哥,就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其实是肚子的草包谁也没看出来,反正只会累坏执行秘书以下的干部,他们什么都不必做,只消出来充充场面,当个“草瓶”就可以了。她非常讽刺地想道。

    “晴宇,你别在这里净说些风凉话,现在都放学了,你还不回家睡觉去,今晚的舞会没什么好看的。”

    “没什么好看的?”任晴宇发出一声怪叫“你怎么可以这么小觑你自己的功力呢?杨大小姐你的能力可是有目共睹的可怕啊!今天晚上会有一堆诡异的家伙穿着可笑的衣裳在礼堂里晃来晃去,这还不够‘好看’吗?这是你大小姐的点子耶!身为朋友的我如果不参加,那就太对不起你了。”她歇了一下嘴,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况且,我也想瞧瞧校长开舞时穿着什么样的晚礼服。”

    “神经!”杨绿皮笑肉不笑地骂道,倘若是平时,她一定会和任晴宇一般兴致高昂,可是今天要下地狱的人是她耶!想起她即将面临的灾难,孟凛德的女装扮相根本引不起她的喜悦“别提醒我了,我想到要和一个穿着女装的壮男开舞,我就非——常——地想吐,你想看个清楚,这开舞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还可以近距离地把他可笑的模样看个清楚。”

    “耶!这可不行,我把你开舞的衣服带来了,而且我今晚还有事情要做。”任晴宇微笑否决掉杨绿的建议。

    “什么?!”杨绿抓狂地叫道“你这个死孩子把开舞的衣服给带来了?!你又不是不晓得我今天说什么都得逃走,你带那套衣服来做什么?”

    “唉!”任晴宇扶着自己的额头笑了笑“我这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啊!”她回头朝一直隐藏在角落的几位“壮娘”们打了一个现身的手势,向位壮娘果不其然地出现在杨绿的眼前。

    杨绿自知大事不妙,转身就朝教室门口窜逃,任晴宇机灵地大叫:“把她抓回来!别让她逃掉!”

    任晴宇身后的壮娘们立刻起步冲了出去,不一会儿工夫,一百公尺只能跑二十秒的杨绿,可怜兮兮地被四、五个身手矫健、追功高超的壮娘们架了回来。

    任晴宇贼笑,盯着被牢牢抓住、灰头土脸的杨绿“我才不会让你跑了呢!我还想看好戏耶!”

    “你你出卖我!”杨绿恶狠狠地眼光直瞪着一脸嘻笑的任晴宇。

    任晴宇双手捧上一套折好的白色燕尾服“这可不能说是出卖哦!你和校长跳一支舞会好象就会少了点什么似地,所以当今天中心主任请我帮个忙的时候,我当然是义无反顾、大义灭亲啦!”

    “任——晴——宇,你这只死九孔!”杨绿恨不得立刻剥了她的皮。

    “耶!这么说就太伤感情了,是不是啊?“任晴宇眼中闪烁着恶意,不怀好意地对杨绿展现一个不知从那边学来的‘天使微笑’,权威地那群壮娘们吩咐一声,”把她的衣服剥掉!我们开始帮她妆扮,把她变成今晚舞会上最帅气的‘绅士小姐’。“

    众女们齐呼一声,转成一个以杨绿为中心的圈圈,七手八脚地解决掉杨绿身的制服,任晴宇则坐在桌上,聆听着杨绿频频惨叫的美妙音乐。“啊——好久没有听到这么美妙的叫声了。”

    “你这个孩子,我一定要咳咳咳。”杨绿差点没被刚套上她颈部的领结给活活勒死,她一面奋力踢动双脚,给那个企图帮她套上长裤的壮娘一脸脚印,另一个抓住她的壮娘见状则帮忙压住她的脚,好让套长裤的壮娘能顺利地完成,身材娇小的杨绿,哪可能是她们的对手?

    “晴宇——”杨绿惨叫。

    任晴宇掏出口袋中事前准备好的一个摁塑料胶绳,丢给那群壮娘,又闲闲地拿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口。啊——真是忧闲美丽的下午茶时光。她满足地闭上眼叹息,做善事的感觉真是不赖。

    不消多久时间,壮娘们个个精疲力竭地退开,贺满达成任务令她们每一个人都在脸上闪耀着笑意,留下已经被塑料胶绳五花大绑、衣衫凌乱的杨绿,嘴里还塞着一条手帕。

    任晴宇灵巧地跳下桌子,笑着走到杨绿身旁,由上向下扫视她“唷,唷,杨绿不赖嘛!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比起庙的神猪还美丽,嘴里的手帕改成了橘子就更完美了。”

    杨绿跟眼中冒着熊熊的怒火,嘴里一直发出“吾吾”的声音。

    任晴宇俯身调整杨绿的领结,满意地左瞧瞧、右看看,又点了个头“衣服大了点,不过还不错,就是头发不太搭。”她伸手解开杨绿麻花辫,长期因绑成辫子的青丝蓬松而极富规律地卷曲地直渲腰际。

    任晴宇拿出西装暗袋中的男士用扁梳,梳理杨绿那一头乱发,杨绿不停地甩动着脑袋,绝不让任晴宇得逞,任晴宇视若无睹地将杨绿的头发向后扎成一束,又象变魔术般地变出一条白丝带,在头发上绑了个蝴蝶结。

    杨绿真是欲哭无泪,她终于能体会什么叫作“虎落平阳被犬欺”死晴宇!非跟她断交不可,要不然以后真的会被她不知不觉地卖掉。

    任晴宇非常满意地退了一步,用右手朝杨绿一挥“她这样会不会迷倒全场的‘淑女先生’们?”

    在场的壮娘们不约而同地点着,脸上歹毒的笑意和任晴宇如出一辙。

    “那我们走吧!”任晴宇下了最后一道旨意。

    只见教室里一阵欢声雷动,五花大绑的杨绿被四、五个壮娘们提手抬脚,绑鸭子上架,看到这个场景的人莫不停下手边的工作,睁大了眼看着杨绿像只被抬到庙里去的猪公般,被抬上“刑场”

    哗——真是壮观哪!

    见到礼堂进里挤满了高大魁梧的‘美丽佳人‘和温柔娉婷的体面绅士,任谁也会忍不住地爆笑出声。

    可是孟凛德却该死地一点儿也笑不出来,所以他只能站在台上看着这场可笑的舞会,原本准备好的一篇开声辞,全部自动从他聪颖的脑袋瓜里消失,连一个字眼也不放过,他只好十分简短地逼出几句话,然后匆匆地宣布到场的贵宾们上台致辞,便把麦克风交给那些不停赞赏的贵宾们,任他们去掰出一段又一段令全场知声不止的话语。

    唉!他今天真是窝囊透了!

    孟凛德注意到来宾们的致辞都简短风趣,演说时唇边还会涌出笑意,还铁定是他们有史以来参加过最喷饭的一场演说,瞧他们的模样,活像是去参加一场精神病患的化妆舞会似地,那位周校长甚至还频频笑场!啧!

    孟凛德只能不胜欷吁地摇头叹息,他这次可被整惨了,这个令人可爱又可恨的小妮子

    杨绿这时的心情能用“严阵以待”这句话来形容,她不断地祷告,虽然她不信教,但她能叫出名字来的佛祖、观世音菩萨、穆罕默德、上帝、圣母玛丽亚、济公等等的诸位神明,早就被她求过上万次了。

    杨绿双手仍被绑在身后,后还有两位看守她的壮娘掩盖她不自由的处境。当那段原本可以讲到十二点的致辞结束时,杨绿的反应像是临刑的死刑犯般,可怜地呜咽一声,接受了她根本来不及逃走的事实,该来的就算想逃也逃不了。

    杨绿被身后两名起码高她一颗头的壮娘们护送出场,其名为护送,实际上却是“架着她上刑场”她绝望地用着蜗牛爬行的缓慢步伐走向孟凛德,其中一位壮娘乘机将她手腕上的塑料胶绳解下。而台上的司仪,正以兴奋的口气宣布开舞讯息。

    原本拥挤的场地奇迹似地让出一个圆,成千只的眼睛看着被簇拥入场的孟凛德和杨绿。

    杨绿哭丧着脸,恨不得来个十级大地震反地板震开成一个大峡谷,这家伙为什么到这时候看起来还是如此地稳重,她真想在他那得意的笑脸上重重踩上几脚,看他还笑不笑的出来!

    杨绿留意到孟凛德并未穿上女装,依旧是那副西装革履的男性打扮。那好,她起码不是跟一个人妖跳舞。

    孟凛德灰暗的心情在见到杨绿时顿时好了大半,他都不知道是杨绿跟他开舞呢!瞧她那一脸像是要支参加葬礼的表情,再加上那种迟缓的脚步,说不定蜗牛都爬得比她还快!他弯起一抹调皮的嘴角,好笑地想。

    两位尽忠职守的护花使者有默契地同时往杨绿背后一推,把杨绿推到那个杨绿永远不希望到达的终点。杨绿狠狠地回头瞪她们一眼。

    其中一位回给她一个邪恶的笑容,伸手从西装口袋取出一朵含苞待放的白玫瑰,强制地拉起杨绿的手塞给了她,一下子四周便传来一阵阵的惊呼。学校校际舞会的传统就是当男士向心仪的女子邀舞时,会将上衣所配戴的花送给所邀对象,对方若同意邀舞,便将花朵插在耳鬓,若不同意,则退回给男士,拒绝与他共舞。所以在历年的舞会后,校园内就会多出许多对一舞定情的情侣们。相同地,在舞会上接受某一位异性的花朵,就等于公开宣布一段浪漫的恋情,而今年的舞会也不能免俗,只是向来被动的女孩子,以往只能干瞪眼望着心上人和别人共舞,独自伤心饮泣,但是今年角色互换,可就换那些害羞的女孩子扬眉吐气了。

    见鬼!要这朵花干什么?杨绿不信地瞪着手上的白玫瑰,这只是开舞耶!她又不是心甘情愿地与那家伙跳,她能把花送给他吗?真可笑!这是故意让她难堪嘛!她不送都不行了。不!谁说她要送的?她现在扮的是‘男性’,孟凛德也没有扮‘女装’,舞会传统没有‘男性送男性花朵’的传统。

    杨绿故作无事地将白玫瑰插进自己的燕尾服口袋,又引起一阵惊呼,她尽量平缓地转身面对那一脸笑意的孟凛德,弯腰一手曲前地鞠躬行绅士礼,动作完美得找不出任何瑕疵。她向上一瞄,孟凛德仍旧是一副有趣的神情,一动也不动,还想看她接下来有什么惊人的壮举出现。

    这小表真机智!孟凛德欣赏地心想,她巧妙地化解了自己的危机,不过他才不会让她轻蜱得逞呢!她难他捅了这么大的娄子,他哪里轻易放过她?

    杨绿向前跨了一步,单手优美流畅地悬在半空中,她抬起双眼疑惑地瞅着孟凛德,他杵在那里干什么?不跳舞吗?他真的要她不下了台?

    孟凛德轻轻低笑一声,她还演得真高兴啊!完全一副绅士派头,过大的白色燕尾服像是披风似地挂在她身上,就像个小学生偷穿他老爸的衣服,但是她却故意视若无睹,高傲的姿态宛若舞会中最抢眼的‘男’主角,这小家伙,居然把他当成‘女性’来邀舞。

    孟凛德微微欠步,也回了杨绿一个绅士礼,否定掉杨绿刻意制造出来的形象,他上前两步,伸手就朝杨绿胸前的禁区揽去。

    杨绿吓得向后跳开,差点以为孟凛德当场想对她‘恶意侵犯’,但是孟凛德的动作更快,他早已拿到他想拿的东西——那朵插在杨绿口袋上的白玫瑰。

    四周的人连同杨绿在内都放松地呼口气,场内的高气压顿时降低不少。孟凛德的举动真是吓死人。

    孟凛德专注地注视着白玫瑰,这果然是最适合杨绿的花,清丽而不俗艳,粉白的花瓣中又浅浅地泛着青绿,含蓄端庄,充满了少女的清灵。他抬起来研究杨绿的眼神,惊吓中带着机警,有如玫瑰上的刺般,绝不轻易让任何人碰到她。

    孟凛德踱到杨绿的眼前,近得几乎只要再加上半步就会相撞,他将白玫瑰插进杨绿的耳际,低声地在她耳边轻喃:“我不和男士跳舞。”

    杨绿双目暴睁,眼珠子差点没滚落地,孟凛德对杨绿笑了笑“这样比较适合你,绿绿。”

    全场的人全静了下来,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见,对于校长这奇怪的举动,没人敢提醒他这所代表的意义,只好瞠目结舌睁大眼睛地瞪着这副情景。

    而杨绿只想尖叫,她呆愣愣地任孟凛德扶起手,另一手搭在她的腰侧,做出标准的开舞动作。她的思考能力暂时消失了功能,双眼空洞地望着一脸笑意的孟凛德。

    首先恢复自制的是学校的交响乐团,在指挥的带领上纷纷“放炮”勉勉强强地奏出华尔滋的前奏来。

    孟凛德娴熟地提起杨绿的腰翩翩起舞,而杨绿只能像个破布娃娃似地随他摆布,耳边仍然戴着那朵可笑的笨花随着舞步摇来摇去。

    “你在走路,还是在跳舞?”孟凛德好笑地问着,灵巧地带着杨绿转个圈,她这样哪里能叫跳舞啊?双脚一直在地板上拖地,散乱地被孟凛德拖着“走路”没跌倒算她运气不错了。

    “跳舞。“杨绿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没好气地回答他的讪笑,顺便外加一剂冰冷得足以冻死大象的眼神。

    孟凛德笑了笑“显然你的舞艺不精,你的老师一定失望透顶。”

    杨绿故意忽略他的讽刺,专心数着舞步。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好!踩!她狠狠地往孟凛德的脚踩去。死家伙居然敢笑她!看她把他踩得痛不欲生!杨绿非常乐意遵行她想要把孟凛德踩成“大脚哈利”的想法。

    孟凛德稳稳地收回惨遭蹂躏的左脚,脚趾头在名贵的意大利皮鞋里伸展,鞋面上还有个明显的鞋印,但他象什么都没发生似地继续拥着杨绿共舞,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能发作。他暗暗地捏紧杨绿的腰,脸上不带一丝情感地说:“你果然舞艺不精,这点我领教到了。”

    直瞪着孟凛德的领带夹未曾抬起正视他的杨绿,头一回抬起头恶作剧地朝他微笑,不置一语。那个笑容里带着“我还没玩够哩!”的明显暗示“是的。本人舞艺不精,请校长大人多多包涵。”说罢又是狠毒地一脚往右脚踩去。

    同样的当不能上两次,头一次叫“大意”第二次就叫作“笨”了,这是颜茴说的。孟凛德将身体向后退一大步,杨绿这次一脚踩空,差点儿当场表演“劈脚”所幸孟凛德的双手仍旧扶着她,将她从半倒的窘境下救了回来。

    杨绿面泛红潮地靠在他身上,孟凛德依然带着她绕圈子,不给她惊魂未定的心脏任何喘息,杨绿狠狠地怒瞪孟凛德领带上的金色领夹,实在没料到他突然来了这一招。

    孟凛德那沉稳的声音从杨绿头顶传出,语气中还带着轻微的讪笑“我不介意你把我的脚趾头当成练习对象,但是请你好好地跳舞,别再把华尔滋当成民间杂耍行不行?”

    杨绿悻悻然地抬起头,迎上孟凛德亲密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