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别闹了!校长大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庐碧臻慌乱想出去,却怎么也出不去,怎么办?她被困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体里面了。

    她被吸进来的原因是这个女孩子的那副耳环吗?好象又不是,这种情形应该是那女孩本身的能力将她吸进去的,可是一个平凡的人又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能量?

    那她怎么办?她现在困在这女孩的体内,连想离开也离开不了啊!除非那女孩再次将耳环拔掉,她可能还机会离开这女孩体内。

    而且,她讨厌这个名叫杨绿的女孩!庐碧臻并非不喜欢杨绿的个性,但是杨绿的个性实在太强了,一点儿也不适合稳重的凛德。可是、可是

    为何当她从杨绿的眼睛里望着凛德时,凛德竟会对杨绿作出如此温柔的表情?她从未见过孟凛德对女孩子闪动着温柔的眼神,连她生前也没有,但是她居然看见凛德如此地纵容这个刁蛮的小女孩?!

    她确定这八年来凛德未曾对任何人动心,但是这个女孩似乎有点不同,难道凛德的心已经开始动摇了吗?不!庐碧臻暗自为自己心头强烈翻涌的醋意吃了一惊。

    她不能让杨绿和凛德在一起,因为她嫉妒,她不能想象凛德对其他人温柔,他只能对她温柔,况且,她已经为他牺牲这么多了。

    她不能,她不能让尽可能杨绿成为凛德心中日渐加重的身影,她不能让凛德忘了自己,她一定要找个替身尽快地借体还魂,她已经没有时间了。倘若凛德对杨绿的神色可以算是动心的话,那她不能再拖、不能再拖下去了。

    庐碧臻不愿再深入揣测孟凛德的真正心意,她静静地等待,等待时机到来时能尽快地脱离杨绿的身体,去找她心里中意的替身,让她完成和孟凛德共度一生的生死盟约。

    任晴宇先好奇地打量杨绿的脸,然后低低地吹了一声口哨,又转到杨绿的旁边再仔细地打量,一连换了好几个角度,所得的结果皆是一声又一声不成调的烂哨声,逼得杨绿不得不放弃从办公室带回来的预定广商清单。

    杨绿扔下了那只她甩了许久的钢珠笔,脸色和缓地阖上档案夹,她双眼直盯着任晴宇怪异的举动后叹了口气“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晴宇,别在我身边晃来晃去兼吹招魂铃。”

    “杨绿,你真的是个美人耶!”任晴宇静静地研究了半天盯着杨绿不放,然后又象下决定似地说出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晴宇,有话快说。”杨绿不耐烦地说道,她才不相信晴宇想说的只有这些。

    任晴宇伸出五根手指,自顾自地开始扳起手指头数着“唔你的皮肤非常的白,不太象中国人那种黄色的皮肤,你的头发又柔又细,深栗色的,令人忍不住想摸一把,而你的眼睛颜色也很淡,大大的、水汪汪的,有如洋娃娃一般;你的鼻子也很扬长而挺,而且大小适中,再加上你的嘴唇小小的,颜色是漂亮的粉红色,还有身材虽然娇小玲珑,但是该凸的地方凸、腿也很细“

    杨绿翻翻白眼,不明白任晴宇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任晴宇发觉自己的手指头不够数,索性收回手指头,又象突然发现新大陆般执起杨绿的手,继续她的自言自语“嗯,手的形状很优美、皮肤也很嫩、手指纤长,古时候人说的纤纤玉指大概就是这样吧!指甲的形状也很适合手部秀气的线条嗯,的确很美。”

    任晴宇非常肯定地大大颔首,赞同她自己的看法,她总算下了一个芝麻绿豆般大的结论。

    杨绿抽回自己的手,不禁感到好气又好笑“晴宇,你在发什么神经啊?要不要我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我看你啊”杨绿的手在脑侧微微地打转“头壳坏掉了。”

    “就是性子差了点。”任晴宇又补充上一句。

    “你到底在卖什么药啊?“杨绿真服了这家伙的搞怪作风。

    “卖春药啊!最近有人传言咱们国贸科的白玫瑰终于发春了,依本人的观察嗯,果然没错。”任晴宇幻想地掐着想象中的长胡子,学着电视上演的“仙风道人”一副未卜先知的可笑模样。

    “你在说什么啊?”杨绿原本有趣的神情瞬间消失,急急地喊了一声“谁在造谣?我要揍他。”

    任晴宇得意的摇摇手指头“恋爱中的女人性情阴晴不定,随时会翻脸,果真如此。“

    “你“杨绿急着想知道谣言是否已经开始传开了,还真快!也不过一天的时间,这堆”长舌公、长舌妇“都是吃饱饭没事干,喝茶聊天兼闲磕牙?!

    “晴宇,你究竟听到了些什么?”杨绿尽量心平气和地问道。

    “耶,不是我听到而已哦!昨天中午有几百个人看到一副‘英雄救美’的画面,就好象乱世佳人里那幅白瑞德抱着郝思嘉的宣传照一样,好感人哦!”任晴宇一脸乱感动的样子,还故意假装深受感动的表情,低下头暗暗地用手指拭泪。

    那保健室的事还没传开喽?杨绿暗暗地呼了一口气“我昏倒了,他送我去保健室而已,有什么不对吗?”她平静地反驳。

    “当然、当然,没什么不对。重点在他那副有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地表情,他大可以叫学生扶你过去,也可以自己抚过去,可是他居然是‘抱’着你跑过操场的耶!”

    “用抱的比较快啊!他关心学生,不行吗?”

    “嗨,嗨。”任晴宇摇了摇头“那可有损他的威严哦!你以为大家都相信呀?”

    “真是不可理喻!”杨绿撇嘴地下结论,重新翻开档案夹明示任晴宇该结束这个话题。

    “难道你不知道阮玲玉是怎么死的吗?”任晴宇暗示地眨眨眼,又故意叹了一口气说:“唉,人言可畏哦!”“是没错,但我更相信谣言止于智者这句话。”

    “只可惜你不避嫌,你知道已经有n个人问过我你为什么不卖‘他’的照片吗?而且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他,几乎已经到了厌恶的地步,只要谈到他你就变脸。有人问我你是不是‘欲盖弥彰’,把他的照片私藏起来不肯卖?因为你吃醋别的仰慕者拥有他的照片。”任晴宇实事实求是地分析着。

    “我才没有呢!”杨绿‘啪’的一声盖上档案夹,转身瞪着任晴宇“我不卖原因是因为我看到他就恶——心,也不想当着其他人的面吐出来。反正我就是那么厌恶他!麻烦你转告那些多心的仰慕者们,要买可以,一张五百块、一套两千伍不二价。所赚的钱我要去看医生治疗我可怜的胃以及作为心理安抚费,恕不折扣,明白了吗?”

    任晴宇咋舌“真是吃人不吐骨头,暴利耶!杨绿,你真够狠!不过我相信一定会有人买。”

    杨绿不信地两眼往上一翻,抛弃了个白眼短笑一声“哈那我要尊敬起那些买照片的白痴,为他塑一尊石膏像立在校门口,每天行注目礼外加早晚三柱香拜拜,毕竟看到他的照片还不会吃不下饭的人绝对是稀有品种,值得立不保护。”

    “那你光拜就会拜死,起码有上百个。”任晴宇唇边带着笑地想象杨绿一直对那堆石膏像猛磕头的模样。

    杨绿不以为然地甩头“你放心,我拜不完一定拖你下水分工合作。”

    “你去作梦吧!”任晴宇回敬杨绿一句,又像突然想到什么问着杨绿“对了,关于那个校际舞会的事,你昨天去中心问的怎么样了?”

    杨绿脸部怪异地抽搐着,终于忍不住地爆出一阵狂笑“是、是,你赶快去为你的男伴买一套大尺寸的女装吧!”

    “不可能!”任晴宇大声惊叫“校长不会同意的!”

    杨绿邪恶地对任晴宇眨着眼“公文都下来了,没品德一定是想穿女装想疯了,我们怎么可以辜负他呢?你就等那天看他穿着泡泡袖、蓬蓬裙、低腰紧身的粉红色大礼服出场开舞吧!”她说完后又一阵爆笑,惹得任晴宇对杨绿没气质的笑法侧目连连。

    无视于任晴宇的惊奇,杨绿又自顾自地想着孟凛德穿着那件滑稽可笑的粉红色大礼服翩翩起舞的模样,她笑得肚子疼得直不起腰来,却一点儿也没想到,如果要看到孟凛德那副可笑的模样,她还得是他的舞伴才成呢!

    凌晨两点,孟凛德俯下身去看那辆积架的引擎,他低咒了一声,什么毛病也没看出来地用力盖上引擎盖,走到车子旁边重重地踢了一下轮胎出气。

    这下可好,半夜两点,他被这辆破车困在前不着边、后不着店的山路上,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上山夜游经过这条路。想招计程车?那干脆在车上睡一晚求得实际,他一定是发了什么疯才会在后山腰买房子,早晚塞车不说,连半夜车子抛锚都求助无门。

    从这里步行回家起码也要一个钟头,那他明天就得和一群人挤公车上班了,而且车子也不能停在路边,明天一来看到的不是红单,就是全部都看不见——他的车子铁定被偷。

    孟凛德沮丧地在路边找了颗石头坐下来,静心地等待可能会夜游经过的车辆伸出援手,都怪他那该死的车!

    杨绿心情愉快地骑着她那‘老铁马’,称这为‘老铁马’并不为过,这辆车从她两年前掏腰包时就已经有六年的高龄,也许外型并不象新车那样抢眼,但是它的马力可是一级棒!两年多以来每天陪着她上山、下山一点也不吃力,而且省油。比起那些中看不中用的“新潮马”来说,她的“老铁马”可强多啦!

    想到方才下班的惨状,杨绿不禁眠嘴一笑,今天不知怎么搞的,书店居然进了一大批没有计价的书,弄得她和几个工读生把上了架的书一本本地翻出来退回去,明明十点该下班的,加班加到一点半才能回家。当然她心里是很不爽啦!所以她在临走之前,小小地“捉弄”了那个当初进书时没弄清楚的糊涂蛋,现在那个家伙可能在书店里抱着那堆书哀嚎吧!

    啊!真可惜她明天还要上课,要不然她一定留下来欣赏那个人的惨状。

    杨绿灵巧地转了一个弯,快回家好好洗个澡睡个觉吧!明天还得孤军奋战一天呢!

    她要不养足精神,只消上课打个盹,搞不好就会有某位因谣言而醋意大发的女老师将她整学期的学分全当掉,她可不想延期毕业补学分,让那堆抓狂的“单身女狼”想当她也没有理由当她。

    孟凛德打老远就见着暗暗的马路上远处闪过一盏灯光,即又消失在茂盛的树叶里,他敏捷地从石头上跳起身,走到路的中央准备截那辆车速似乎颇快的车子。

    他相信他没有看错,到现在他没有近视眼,也没有乱视纪录,那辆车应该是存在,以车子的行进速度来看,大概不出一分钟就会进入他的拦截范围。他只能希望那辆车上的“亡命骑士”能在看到他之前停下来,把他载回家去,而不是一头把他撞得飞出去“飞”落山谷的滋味可不是好受的。

    想着想着,当杨绿在乌漆抹黑的马路中央见到一个呈大字型的立体物时,她还以为她撞到那种东西了!她双手死命地紧按住“老铁马”的煞车“老铁马”很“拙”地向前滑行了几尺后停了下业吓得她花容失色,差点以为自己摔车了呢!她这辈子还没有摔车的经验,但她也没想刷新这项纪录。

    妈呀!她的青春无限美好,可不想死啊!杨绿惊魂未定地摸过耳侧,耳环戴着啊,那她怎么会看到那种东西?她吓得脸色苍白。

    原本呈大字型的人形立体物放下了应该是放开的双手,快步地朝她走来,皮鞋跳在坚硬的路面上是快速而双规律的达达声,在寂静的夜里发出偌大的回响,这声音对杨绿来说简直有如天籁,她全身虚脱般地呼了口气,松驰紧绷的神经。还好,有脚步声,是个人哪!

    杨绿放下心地想着,一股怒气在惊吓之余打从心底浮了起来,那个白痴三更半夜不睡觉地跑来这里当“路障”啊?她真该一路辗过去,让那家伙明天一大早变成一个大字型的“平面路标”

    “喂,你找死啊!”杨绿尖锐地破口大骂那个不明立体物“要自杀请从旁边跳下去,不要杵在马路中央当路障!拖累别人陪你上路。”

    孟凛德的脚步顿了一顿,这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他再熟悉也不过了,她这么晚了还没回家,会是去哪里?初见她的那种纯然的喜悦立即消失了,换上一副严肃的成熟面孔,她骑车?!而且还像个不要命飙车族在这条狭窄的阴暗的山路上狂飙?

    “你超速了。”孟凛德进入杨绿的车灯范围内,微愠地瞪着杨绿苍白又敢置信的脸孔。

    “你半夜杵在这儿就是为了抓学生超速?”杨绿吃惊地问着,她真不敢相信“没品德”居然会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她身上是附着什么瘟神吗,老是一天到晚撞到这个讨厌鬼,在学校就算了连出校门都这么有缘?

    杨绿不信地眨着眼,会不会看错了?可是面前的人不就是他吗?无论她怎么否认都无效。人还是定定地站在她眼前,潇洒的站姿流露出了点点玩世不恭和稳重自持的味道,见鬼了!她在想些什么啊?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怎么可能坐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但“没品德”光站着就能让人感到他的存在,既出众又潇脱。这男人没去做模特儿真是可惜,杨绿相信他改行一定能大红大紫。

    孟凛德向身后一指那辆隐藏在黑暗中的积架仍旧只是一团微微的黑影,不存心仔细看不真看不出来那里有辆车子“我的车抛锚了。”

    “我不会修。”杨绿立刻反驳,他简单陈述语气引不起她的同情,他最好在车上冻死算了。

    杨绿的语气惹来孟凛德的一阵轻笑,这小妮子一定巴不得他离她远一点,瞧她那个避他如瘟疫的语气“我拦你下来不是想请你当黑手,你只消让我搭个便车送我回家就好了。”

    杨绿无言地瞪视着他,搭她便车?!那太便宜他了吧!她吃饱撑着没事干啊?她才不送他回去呢!

    孟凛德眼明手快地压住车子的把手,才惊讶地发觉杨绿所骑的车居然是一辆野狼一二五!这么娇小的身材竟然能跨上这型的车?!他对她的印象又更加地改观。

    “我不习惯让人载我,你坐到后座去。”孟凛德霸道地下着命令。

    “谁要载你回去?”杨绿冲口而出,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还敢理所当然地叫她坐后座,那他就太不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杨绿加足了马力,打算瞬时间冲出孟凛德的势力范围,并且最好让他跌个狗吃屎,她明早还想来看看这座可观的平面路标呢!最好来十辆砂石车辗平他,辗得平平的以免妨碍交通。

    孟凛德在杨绿加足马力的一刹那明了了解她想弃他而去的决心,他干脆一把按住她的肩,她想要冲出去人还得留在原地。开玩笑!大名鼎鼎的孟凛德被一个小女孩“乌”要是传出去铁定被人笑死。

    杨绿惊愕地强稳住车子,差点没摔个人仰马翻,她松驰开了手,生气地大吼:“你干么?!要谋杀也不是这种杀法。”

    她弯扭地想扭开那双牢靠在自己肩上散发热力的魔爪,不自觉地又露出那股小家碧玉清纯,瞧得孟凛德有些愣了,他勉强自己调开视线不去看她俏丽的脸蛋,清了清喉咙,换上正经又有点呆拙的表情。

    “免得你丢下我一个人溜啦!你休想从我身边逃走。”他语带双关地说道,心里冲动地想拥她个满怀。

    “放开我啦!”杨绿全身的血液霎时间全涌向脑门,唉!这个家伙那有精干么?害她“落跑”不成,差点摔下车来陪葬。

    “我保证,快放手行不行?”杨绿焦急地大喊,她是哪根筋不对?“没品德”一碰到她,她就心跳得比什么还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