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别闹了!校长大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嗨,嗨!杨绿,难得见你这么早来,怎么了?低血压不药而愈了吗?”任晴宇关取笑似地走进教室,教室里只有三、四人,平时拥挤的教室变得冷清了许多。

    杨绿低着头不语,目光一味地瞪着今天早上的报纸,倘若她的目光能射穿东西的话,眼前的报纸老早就被她射穿两洞了。那个可恶的“没品德”!杨绿到现在仍未消气,当然,进教室快一个钟头了,她仍然对于早上的那一幕记忆深刻,谁有能耐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忘掉?若真能,那人不是智障就是白痴。

    任晴宇将书包放进杨绿旁边的座位上,两手扶住双趴在桌上,也不管她那将臀部翘得半天高的姿势有多么地不雅。

    乖乖!这可是任晴宇头一次见到杨绿愤怒到头顶猛冒烟,却吭也不吭一声,她的双眼距离杨绿的脸庞只有几寸,除了看见杨绿那微蹙的双眉下泛滥的怒气外,脸上一点表情没有,连嘴唇也没有撇成一打直线,看来杨绿似乎是不想告诉她了。

    任晴宇压下浓烈的好奇心,故意重重地嗅了几下“哇,好浓的烟硝味,杨绿,你早餐啃了一颗核子弹头啦?”

    杨绿抬起头瞪着任晴宇,仅是轻描淡定说了句:“你来啦!”接着又把目光射进报纸里,不再搭理任晴宇。

    任晴宇无趣地呼一口气,走到杨绿的位子旁边坐了下来,而杨绿仍旧视若无睹地瞅着报纸。她拉长了颈子瞄向杨绿想谋杀的报纸,不禁笑了出声,一把将杨绿手中的报纸抢了过来,杨绿不告诉她,她就偏想知道。

    杨绿生气地瞪着任晴宇,再度将报纸抢了回来“你干么?”

    “我才要问你干么呢!”任晴宇懒懒地回答道:“一张倒过来的广告版值得你看上老半天吗?你想训练超能力把报纸烧掉也找个好一点的办法,这招太老套了啦!”

    杨绿强作镇静地翻开另一张报纸,并仔细地注意报纸的正反方向,眼光再度瞪着报纸。“唉”任晴宇才不让杨绿这么轻松过关呢!

    “别管我!”杨绿的口气冲动得很。杨绿这次真的是愤怒到极点了。任晴宇自咋舌地想着,眼珠转了转,改用怀柔之计,现在别跟她硬碰硬,免得待会儿被她生吞活剥。自己从来没见过杨绿发那么大的脾气,到底是哪个天才招惹她来着?

    任晴宇一手按住了杨绿的报纸,换上一副十足正经又开心的神情,迎上杨绿那比恐怖片杀人魔鬼更可怕上十倍的眼光“杨绿你究意怎么了?有麻烦事可以讲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啊!不要自己给闷到中暑,你看今天天气这么热,你还穿着那么厚的西装外套,你是真打算把自己当成‘生闷烧锅炖红烧肉’?”任晴宇和缓又充满关怀的说道,也注意到杨绿身上那件不像话的深靛色西装外套,好坏绝不可能是杨绿的,她脑中掠过一丝令人不安的想法,真的开始担心起反常的杨绿。

    杨绿震惊地望着自己身上的深靛色外套,平静许久的双颊在瞬间“刷”的又泛红了,她她居然还穿着那家伙的外套。

    杨绿冲动地想动手去解开扣子,马上又想会有穿帮的可能,纤细的柔荑停顿一下,又将扭扣一颗颗地给扣回去,她不安地瞄了眼任晴宇担扰的神情,再度淡淡地说了声:“别担心我没事,只是早上骑车来的时候天气太冷,才披才了件外套来。”

    骗谁啊?任晴宇翻了个白眼,杨绿没事才怪呢!“你看起来不像没事的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仔细地观察杨绿的表情。

    杨绿的眼眶红了,又硬把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逼回去,更是抑制自己想哭的冲动。她将目光第n次地调到报纸上。

    “真的没事,睛宇,快去交个男朋友行不行?少来烦我了。”杨绿脸色泛红地对着报纸说道。

    任晴宇再度吃惊地望着杨绿,她发誓杨绿刚刚差点掉下眼泪,眼泪耶!她和杨绿同班四年来不知见过杨绿遇上几次大风大浪,但也从未见过杨绿掉下一滴泪来,这可见事情一定很严重。

    任晴宇着急地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杨绿居然如此地失常,她明白现在一定问不出个结果来,所以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提起身子坐回座位“杨绿,想告诉我时再跟我说吧!有事倘若我可以帮忙的话,我一定会帮你的。”她拍着胸脯保证着。

    杨绿也浅浅地叹了一口气,用着几乎无法察觉的语气喃喃自语道:“谁也帮不上忙的。”

    要不是任晴宇耳尖,她一定会漏掉这句话,她蹙着浓密的双眉瞅着杨绿,任她可怕的思绪去想象杨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连上课时也不忘频频地注视着杨绿,好象就怕杨绿会倒下去似的。

    杨绿果然很异常!

    一个五百度的大近视怎么可能会忘了戴眼镜?!包何况杨绿每天骑车上课,她这个飙车狂今天早上是怎么惊险万分地到学校来的?任晴宇脸色发白地将自己备用的眼镜借给杨绿上课,事情肯定没有她忘记戴眼镜这么简单。

    核导弹发在第一节下课就立刻走出了教室,任晴宇也偷偷地跟在杨绿的后面,想看看杨绿要到那儿去。她一路撞倒了人少盆栽,但杨绿居然也没发觉她这个绝对不适合跟踪别人的蹙脚侦探。

    直到杨绿进了保健室,任晴宇不敢置信地瞪着保健室外的门口,方才脑中飞过的几个最坏的推想里出现了最可怕的一个。

    杨绿平常有胃病的毛病,但是她随身携带着胃药,不可能跑到保健室来要胃药吃,她昨天可是见到杨绿带着满满的一整瓶呢!既然药没那么快吃完,那杨绿不会是要去拿那种药吧?

    任晴宇想到杨绿泫然欲泣的表情,她把报纸看反,怕热的人却一早把外套里得紧紧的,而且那外套还不是她的,接下来又到保健去找药吃,难道杨绿遭到了那种事情?!任晴宇真不敢再推想下去了,于是慌张地逃回教室去。

    难怪杨绿说她帮不上忙,但遇上这咱事,任谁也帮不了杨绿的忙!任晴宇难过地想着。她愈想愈难过,愈想愈为杨绿那不幸遭遇感到生气,因此便趴在桌上默默地为杨绿难过而且差点哭出来。

    希望杨绿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或什么的。可恶!那么令人疼惜的杨绿,竟然她要是抓到那个男的,绝对要帮杨绿把他五马分尸、千刀万刮。

    杨绿拎着孟凛德的外套走进教室,任晴宇一动也不动地趴在桌上,她奇怪地望着任晴宇,这家伙怎么这早就在睡觉了?她拍拍任晴宇的肩“晴宇,你人不舒服吗?”

    任晴宇难过地摇了摇头。杨绿遇到了那种事还能那么开心,她真为杨绿感到难过,抑下自己的哽咽,蒙着头传出变调的声音“杨绿你不用管我。”

    杨绿奇怪地收回手,怎么这会儿连晴宇都不正常了?她摇摇头,在任晴宇的旁边坐下。整天,杨绿和任晴宇都怪怪地,没有说上一句话。

    孟凛德翻开从教务处借来的档案,杨绿!他嘴角微微地牵起,在教务处翻到的资料令他十分满意。尤其是她在校异常辉煌的成绩,简直令他佩服起这个小妮子来了。

    孟凛德没有发觉他的笑声令办公室外的校长秘书抬起头,有些担心地望着校长办公室的门。这是她今天第二次听到他的笑声了,校长向来不太爱笑的,而且从早上开始他的行径就颇为异常,不仅开会时心不在焉,还一大早就到教务处翻阅着全校学生的建档资料长达两个钟头。

    校长秘书摇了摇自个儿的脑袋,全在不清楚今天校长吃错了什么药,让他一反常态地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她翻开今天早上校长刚批示下来的文件,随即瞪大了眼珠,校长怎么可能会同意这种事?她不信地复阅读着文件上的字句,这简直就荒谬到了极点。

    她担心起校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前连五年级外教学都不答应的正经作法,但这份校际舞会内容是如此地离谱,校长却批示准予执行。这实在是太反常了嘛!

    她按下想要拿着文件去追问校长的冲动,将文件放在批示好的位置上。她是帮校长做事的人,没有权利去质问校长的作法。校长秘书不安地盯着文件的封面心想,也许校长想开始推动改革了吧!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天早上孟凛德的心根本没有放在公文上面,看也不看地批准了好几项他原本不可能同意的文件,他的心思完全放在那个绑着两条长长的麻花辫表情清灵可人的天使身上。

    杨绿紧皱着眉心,完全想不透这几天来身边的人对她的奇怪行径。

    先是从大前天开始,晴宇对她不时的嘘寒问暖,待她好象一个癌症末期的病人般,不仅时时问她一些奇怪的问题,连上课时也猛盯着她瞧,就象她虚弱得随时会倒下去一般。

    还不止这样,她还不准杨绿在体育课的时候跟着大家一起跑操场,特地到体育老师的办公室里千求万求,希望老师不要让杨绿上体育课,一直到体育老师点头同意,任晴宇才迟迟地回教室,结果被下一堂课的老师记了一堂旷课,而她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真是太奇怪了,杨绿纳闷地支起双手托住脸颊,晴宇从刚进这所学校开始,就信誓旦旦地说她一定要在毕业的时候拿到全勤奖金四万元。而她在前几年里也真的达到零缺旷课的纪录,就连发高烧她也会到学校来报到,一步也肯离开教室去保健室休息。

    但是这一次被记旷课,她居然还一脸开心地对杨绿说:“没关系,只要你不上体育课,就算我被记一个下午旷课我都愿意。”

    杨绿根本猜不透任晴宇心里在想什么,更夸张的是,她前天甚至带一锅“探病专用”的鸡汤要自己在她的面前喝下去,还说要自己补补那一脸的贫血样。杨绿疑惑地望着她,但任晴宇一脸坚决要自己喝,还扔下“不喝完就绝交”的狠话,杨绿为难地瞪着任晴宇,只好乖乖地把鸡汤喝了,心想这大概就没什么事了。

    结果晴宇居然告诉她,以后都会带补品来给她补补身子,当然今天也不例外,晴宇还是带来了一大锅的鸡汤来。

    杨绿沮丧地瞄了一眼任晴宇位子上的那一锅老早就准备好的鸡汤,哦!天哪!难不成晴宇想把的全身血液都换成鸡汤吗?那会死人的耶!她感到一阵恶心地撇开头不去想。

    接下来的是那个一向喜欢开溜的活动中心总干事,这向天居然一反常态地比她还早到办公室里报到,有时候还会莫名其妙地对她傻笑,没事时还象初次见面时一样请她多多关照,难道公文还没让主任过目吗?不可能,那份企划书是最急件,主任一定老早就看过了。那么那家伙是被骂过头结果变成神精崩溃、精神异常?杨绿宁可相信他是从此明了她的历害,再不敢造次作反了。

    不过目前最令杨绿头疼的还是任晴宇的问题,怎样才能让晴宇不再天天带着那一锅鸡汤来折磨她呢?她又没什么病。

    说到人,杨绿懊恼地望着任晴宇活蹦乱跳地冲进教室,晓得又有什么事让她这么兴奋了。希望不是那锅令人作恶的鸡汤,她低低地发出一声呻吟,把脸埋进双手中,晴宇是以折磨她为乐吗?

    任晴宇原本兴高采烈地冲到教室要告诉杨绿这个令人无法置信的好消息,让杨绿这阵了郁闷的情绪能好好纾解一下,没料到杨绿竟然在呻吟,她兴奋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脸担优地冲到杨绿面前。

    “怎么了?杨绿,身体不舒服吗?那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带你去看医生?是不是胃痛?还是”任晴宇惊觉地停住了嘴,她差点就把杨绿的秘密给说溜嘴了,她警觉地望了望用双手蒙住脸的杨绿一眼,怕杨绿又想起那件伤心往事。

    杨绿到现在一个字也不提,还故作坚强地继续生活,她不知道那样会让人难过吗?

    “那么多问题,你要我先回答哪一个?”杨绿苦笑地抬起头来看着着急的任晴宇,晴宇的过度保护已经严重造成她的困扰了,她再度笑了笑“我身体好得很,我的任大小姐婆。”

    “瞧你的脸色那么苍白,身体好?!你骗八戒他也不相信你。”

    “真的,我没事。”这会儿轮到杨绿皱起眉头来了“还有,猪的智商在动物界中排名第八,它可聪明得很,不会被我骗倒,它只会被我骗进宰场后乖乖变成猪排。”

    “是!是!我辩不过你,北区最佳辩士。”任晴宇倾身拉过为杨绿炖的鸡汤。她打开盖子,热腾腾的鸡汤立即冒出一股清香。

    “杨绿!”任晴宇气愤地大吼。“在。”杨绿叹了一口气,望着怒视她的任晴宇,她无奈地耸耸肩“怎么?我又惹到你啦?”

    “你没喝鸡汤。”任晴宇愤怒地大声控诉,好象杨绿犯下罪无可赦的滔天大罪般。

    “我不喝鸡汤,我又不是病人。”

    任晴宇无视于她的抗议“我不是叫你在第二节上课以前喝掉吗?现在都快中午了,鸡汤一口都没动。”

    “那好,你午餐不就省了吗?正好让你饮到半夜都不觉饿,一次省两餐,经济又实惠。”

    “你实在”任晴宇气得一时找不出话来对付杨绿这个王八蛋“这是我专门炖来给你补身子的,还亏我每天早上四点就起床给你炖鸡汤,你是怕我下毒吗?你现在倘若不马上喝掉,我们就”

    “就、绝、交,是吗?”杨绿抢先把任晴宇未说完的话说完,任晴宇悻悻然地颔首,她笑笑地将鸡汤接了过来,却把盖子一把盖上,然后再度盯着瞪大双眼的任晴宇。

    “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两天了,换句新鲜的吧!”

    “你”杨绿直视怒不可抑的任晴宇,用着十分诚恳的语气对她说道:“我非常感谢你这几天一大早就起床帮我炖鸡汤,难怪最近我都没听到鸡叫声,它们八成还来不及报晓就被你抓去宰了,吓得其他的公鸡也噤若寒蝉,怕自己一啼就成了你锅里的鸡汤。但是我已经喝了两天的鸡汤了,也听了两天绝交的威胁,我现在一听到鸡汤就反胃,我身体强壮得很,不需要补品,只怕到时补得我狂喷鼻血而亡,除非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费那么大的工夫帮我‘坐月子’,要不然我绝对不喝你的‘万灵丹’。”

    杨绿非常慎重地告诉晴宇,但她不明白为什么当她开玩笑地提到‘坐月子’时,任晴宇脸上会有大惊失色的模样。

    不能让杨绿她已经发觉的秘密,要不然杨绿会伤心死的,杨绿一定不希望别人知晓她被人玷污的事,才故意拿这种事来开玩笑,她就是这种人!任晴宇暗暗地下决定,不打算告诉杨绿实情。

    “快说啊!”杨绿可没错过任晴宇脸上那千变万化的表情,简直比万花筒还精彩,要逼晴宇说实话必须带战速决,主她来不及想藉口来搪塞自己,她才不会想出一堆古灵精怪的假答案来,而且还要催她、逼她,让她的脑筋急得揽成一团浆糊,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答案。

    可惜杨绿的如意算盘没打好,任晴宇望了她一眼,就故作无事地再度打开鸡汤的盖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后又将盖子盖了回去,一脸可怜兮兮又无限怜惜地说:“可惜了我这锅精心调理的鸡汤,我是看你最近没什么精神,脸色又苍白得像鬼,想你大概消化吸收不良才特地炖鸡汤给你补补身子,还放了些补胃的药方,没想你”她再度瞅着杨绿,又故意加重效果地叹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得了,天天喝你的鸡汤,再健壮的胃也受不了你的蹂躏。”杨绿深信任晴宇向来不会跟别人耍心机,便接受了她的答案,大笑地回答她。

    任晴宇心想还好骗过杨绿了,也轻轻地笑了起来,看来“鸡汤计划”行不通,她还得想其他的法子才成,她在鸡汤里偷放了‘顺经药’就怕杨绿会怀孕。而她又不能等到杨绿发觉自己怀孕后,才拖着杨绿上妇产科找医生。杨绿十分反对堕胎,就算遭遇不幸,杨绿也绝不会拿掉小孩的。更何况可怕的是杨绿根本不会告诉她,到时候杨绿会带着这个沉重的包袱过一辈子,那会毁了杨绿一生幸福。

    任晴宇想到这里就觉得毛骨悚然,她接下来该怎么办?趁杨绿不在时把杨绿的胃药换成堕胎药?那不成杨绿都把胃药放在上衣口袋随身携带,她怎么拿得到手?她又开始烦恼怎么骗杨绿吃下那些药,不觉皱着眉头。

    “怎么了?晴宇,我不喝你的鸡汤会让你那么难过吗?”杨绿诡异地望着任晴宇,她这几天老爱皱着眉头,见到她的人都以为谁欠她几百万似地。

    “没有,不是鸡汤的问题。”任晴宇勉强地笑着“我在想一个让我百思不解的怪现象?”

    “什么怪现象?”杨绿好奇地问道,若是晴宇出了什么事,她不可能一句话都不说地闷在心里好几天。

    “你知道下个礼拜五晚上的‘绅士淑女之夜’吧?”

    杨绿颔首“当然知道喽!你以为我在中心混假的呀?学校一年一度的传统舞会,可也是中心的重要大事耶!”

    “今天早上中心把海报贴出来了。”任晴宇神秘地对杨绿说着。

    “那又怎样?本来就应该在一个礼拜前贴出公告的啊!哪里奇怪了?”杨绿习以为常地说道,突然间有种不祥预感闪过脑际。

    “亏你还是中心的人呢!海报很正常,不太劲的是海报上的插图,你知道吗?”任晴宇用着十分、十分神秘的神情说着“那上面画着一对相拥而舞的男女,但是那个长发的女孩子穿着‘燕尾服’,而拥着她的男生则穿着‘晚宴服’哦!今天早上全校的学生私底下都在传言,说今年的校际舞会就是以颠倒性别的穿着入场。喂!杨绿,你是中心的人,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杨绿听了之后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主任和“没品德”都疯了吗?还是她疯了?!她迅速起身住教室外头冲。她得亲自去问清楚,这件企划案是她一时心血来潮的恶作剧啊!

    “喂,杨绿,快上课了,你要去哪?”任晴宇也跟着杨绿冲出教室,在她身后大喊着。

    “我要去中心!”杨绿头也不回地回答任晴宇,拼命地以赶投胎的速度冲到中心办公室。

    而当她得到中心主任亲口说出的答案时,杨绿只能目瞪口呆地瞪着眼前得意得哈哈大笑的中心主任,完了!他疯了。

    “杨绿,你不认为那是个好主意吗?”

    杨绿只能僵硬地点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颠倒性别的校际舞会’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