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异性书城 www.yxsc.cc,安小影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

    那天下午,城市中心广场的露天咖啡厅只有三个人,红颜、林翔优和杜丽云。

    说吧,说完生活还会像原来一样平静。杜丽云左手叉腰,右手紧紧攥住抵在林翔优腰部的水果刀,细细长长的刀片在阳光下泛出惨白的光,就像杜丽云无血的脸。

    林翔优瘫软地站着,双手无望地垂向地面,潮湿的眼睛望着越来越模糊的红颜。

    两米远的对面,红颜的脸抽泣成麻花,随风飘起的长发孤独地等待最后的宣判。

    四周,歪倒或者倾斜的木椅木桌中,细细碎碎的玻璃渣、瓷器片、以及液体凝固成渍的痕迹在死般开始沉寂的一分钟里渴血地张开求生的嘴巴,无声呻吟。

    红颜,我们—还是--分手吧。从此,永不再—见面。林翔优一字一字说完,双腿瞬间无力倾倒在地。杜丽云冷笑中收回水果刀,双手抱拳,视线从林翔优的头顶转移,骄傲地看着红颜。

    红颜双目漆黑,一下子没有了知觉。

    二

    红颜醒来,已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之前的一幕,似是前世的经历。白纱窗子射进来的阳光如同身处幻觉。

    这是哪?红颜从床上坐了起来,手中抓起盖在身上的粉色床单,紧紧揉搓着挡在胸前,长发凌乱地遮住惊恐的大眼睛,身子在摇摇晃晃的视线中轻轻抖动。

    你醒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红颜朝声音的方向寻找,一只穿灰白格拖鞋的大脚在“嘎吱”的推门声中探了进来,红颜从脚的视线向上,灰色的丝绒睡衣,薄薄的嘴唇下有淡淡的胡须,一张干净的方脸略带微笑,眼睛不大,平头。这是林翔优唯一的好友,也是发小,江平。红颜曾经见过一面。

    他不放心,让我来照顾你。江平小心翼翼说着,走到床边,把粉红色的床单轻轻掖了掖,用那双不大但很温情的眼睛看着红颜。红颜闭目,长长的睫毛中渗出两排长长的泪水,一直顺着脸郏,湿了头发。

    红颜,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该忘记的都忘记吧。那只不过是一场五年的噩梦,你应该有新的生活。

    你叫我如何面对一个懦弱的男人在爱情面前的畏惧,我是可以和他一起死的,如果他愿意。红颜的声音抽泣着。

    这不可能的。红颜,他是结了婚的男人,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你只能顺从。江平说着,把红颜轻轻揽在怀里,用手轻轻梳理着她凌乱地湿湿地长发。

    在江平的照顾下,红颜的身体慢慢好了起来。江平很会做饭,一连多天,江平都在变着花样地贿赂着红颜的胃。红颜为此很感激。慢慢地,红颜对江平的了解也多了起来,譬如,江平总爱晚出晚归。江平从不爱收拾房间。江平身边从不缺少女人,从20岁到30岁的,和江平上过床的女人已经不计其数。这是林翔优原来说过的话。红颜从江平频繁的柔情电话以及随处可见的安全套可以判定,林翔优的话没错。红颜还记得林翔优原来说过,像江平这样既有钱又有魅力的单身男人已经是大海捞针了,女人们都在想尽了办法和他接近。

    红颜认为,林翔优竟然能想出来把自己托付给这样的男人。她对江平充满警惕,并且,对林翔优的怨恨与日俱增。红颜觉得,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除了能满足小小的虚荣心之外,再无其他。而且,这种男人,太缺乏安全感。

    红颜,你不要因为我是林翔优的朋友而对我有敌意,我是心甘情愿照顾你的,这和林翔优没有关系。红颜的身体渐渐恢复之后,江平对她说。红颜只是笑笑,不说话,随后钻进自己的房间。

    红颜已经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了,她没有钱,没有工作,唯一拥有的那套林翔优送的房子还在杜丽云的逼迫下被没收。红颜已经习惯了在江平分给自己的那间小屋里发呆,江平说,你就像只玫瑰园里的百合,想采下来,却又让人那么不忍心。红颜突然发现,江平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约会了。

    三

    三个月过去了,红颜第一次坐在镜子面前为自己上了一个浓妆。镜子里的那张脸虽消瘦了好多,但白的脸上泛起的微红显得气色出奇地好,长长的头发高高挽起,露出秀美的额头,长睫毛下的眼睛闪闪发光。她穿上一件黑色的晚礼服,露出半壁雪白的背,红色水晶的高跟鞋愈发衬出修长妖娆的身体。

    红颜,你真美。就像娇艳欲滴的玫瑰。红颜低头,不说话。

    流光溢彩的夜色醉倒过多少男人和女人,而且,还在有更多的人开始沉醉。

    红颜,参加这次舞会的基本上全是房地产行业的精英,你可以借这次机会重新开始你的事业。江平左手娴熟地握着方向盘,右手扶在红颜背靠的副驾驶的坐椅背上。车子在夜色中缓缓前进。

    江平,谢谢你了。红颜转头,冲江平的侧脸浅浅笑笑。

    不用。江平微微拉长两个字的字音,声音轻柔。

    舞会上人流穿梭,奢靡的灯光照着整个大堂珠光宝气。觥酬交错中,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程式化浅淡的微笑。江平挽着引人注目的红颜骄傲地穿梭于其中,几杯酒下肚,红颜面如桃花,在灯光下灼灼烧着男人们酒波荡漾的眼神。

    林翔优。红颜随江平的眼神朝前望去,端酒杯的手稍稍抖动了一下。不远,林翔优挽着杜丽云的胳膊,身子微侧,凑在一位大约50岁男人耳朵前说着什么,随后,举起手上端着的酒杯,将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杜丽云在一旁附和地笑着点头。

    要不要过去。江平轻轻问着红颜。

    还是不要了。红颜声音淡淡。

    可是,他已经走过来了。

    翔优兄。江平喊着,迎上前去。红颜跟在后面,突然上前挽住江平的胳膊,与江平并排站在林翔优和杜丽云跟前,江平怔了一下,轻轻笑了。这微妙的细节,林翔优并没有察觉,他看看江平,又看看红颜,然后把空杯子高高举起,眼神向不远处的服务生示意,服务生过来倒酒。满上。林翔优的声音略带一丝醉意,杜丽云在旁边轻轻扯了扯林翔优的胳膊,杯里的红酒撒落了一点。

    来,我跟你们两个喝一杯。林翔优自顾说着。

    江平把酒杯举到胸前,红颜随后跟着举了起来,林翔优一口喝干,然后,杯口朝下,望着江平。江平亦是如此,只是比林翔优的动作慢了半拍。红颜只轻轻抿了一小口,随后,酒杯离唇,目光冷冷地注视着林翔优。杜丽云在旁边轻轻地“哼”了一声,头转向别处。

    老弟,我们去外面谈谈吧。林翔优的身子有些摇晃,他甩下杜丽云,把胳膊搭在江平的肩上。

    好啊。江平说着,朝红颜递过一个眼色。红颜迟疑了一下,转身离开。

    林翔优和江平互相搀扶着进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两人一前一后,林翔优狠狠擦着嘴角的血痕,江平亦是如此。衣香鬓影中,红颜正用眼睛四处扫寻着什么,见到江平,她跑上前,扶住江平微醉的身体,在林翔优的注视下离开了舞会大堂。

    四

    回去的路上,红颜开车。

    江平看她娴熟地握着方向盘,笑着说,红颜,我把车子送给你,你接受吗?

    你醉了。红颜轻轻吐出三个字,不再说话。

    到家后,红颜把江平扶到床上,关上门,自己坐在客厅黑暗的沙发上,点起一根烟。

    你还忘不了他吗?他已经放弃了你。江平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我没喝醉,我只想体会你照顾我的感觉,这么多年,跟我的女人无数,我累了,我只想找个人好好的生活。你在这个房子里,我开始愿意回家,我甚至想象,你就是我的太太,在这里等我回来,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你只是觉得新鲜而已,你的天性并不是如此。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